Sep 24, 2005

Tokyu Hands

始業式的第二天,就碰上了本週第二次三連休,於是禮拜一才慶祝完敬老節,禮拜五又開始為了秋收之日放假,這種連休頻頻的生活,直讓人對此地國定假日之密集備感不可思議。而連休的另一個代名詞就是擁擠,既然是國定假日又遇上好天氣,走到哪裡自然都少不了盛裝打扮的年輕族群,以及全員出動搶攻景點的一家老小,因此無論電車是駛進或遠離市中心,毫不遜於平日的擁塞成了唯一的共同景。

煙斗和我原本打算到澀谷看電影,想不到擠了好一會兒電車又步行一段距離之後,等在眼前的卻是已經消耗四分之三座位的長龍。我先進入隊伍等候,煙斗到售票口探詢一週,正在猶豫不前之際,管制秩序的工作人員就開始用播音器宣布只剩下前排座位的消息。我們面面相覷,決定下下週再來看特價的最終場,也就是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非特價時段的電影票竟然要價一千八百塊日幣,相當於台灣的兩倍,看來我還得花很長時間才能說服自己接受這種消費水平。

因為離晚餐之約尚有一段時間,煙斗便帶著我穿過澀谷密麻複雜的巷弄,進入驚奇處處的東急手(Tokyu Hands)探險。東急手和百元商店是我開始東京生活後最喜歡的兩處地點,對百圓商店的好感自然是因為生活壓力使然,至於好逛東急手則是因為喜歡此處無所不賣,且商品個個精巧貼心得引人會心一笑所致。東急手像是一座專業化的百貨商行,裡頭藏滿了各種生活所需用品和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兒,你可以在這裡完成DIY擺設的夢想,可以佈置一個家,可以搞定一年四季所有該過的不該過的大小節慶和吃喝玩樂,甚至完成人生每個重要階段的洗禮見證。

我尤其喜歡這裡的浴澡用品和廚具部門,因為逛過一圈你才會明白原來按個摩都可以依照身體部位設計出上百種大小道具,做巧克力可以自陽春進階到精品,洗澡變成一種享受而烹飪近乎藝術,每一樣道具都那樣實用又精美得像是寶石。我還喜歡逛逛裡頭大小不等的化妝舞會部門,日本人簡直是把化妝舞會變成一種專業了,由頭到腳全套服裝擺飾一字排開不說,還推出錄影帶教你如何跳出搞笑的舞蹈和三八步數,連詼諧都有徑可循。

我時常覺得欣賞東急手的商品就是觀察日本文化的一種切點,你在這裡會看見長年以來支撐日本商品開發一個極為重要的要素──「細心」與「體貼」。說也奇怪,這種很難見於普遍日人個性中的特質,在商品開發和客戶服務上卻發揮得淋漓盡致;事實上,有時不過是一個彎曲的弧度、一塊膠紙或一個把手,就能讓生活變得精巧又簡單,只是就是無法在日本商品以外看見這種費心的功夫。有時逛著逛著不免慨歎這些設計有誰會買,然後它就是列在那裏從不少去,好像是為了保護哪日某個人的突發奇想而預先做好安排。

這些商品大多實際得可以,它們的存在卻讓人有了貼近夢想的可能(真的,真的,因為東急手推出了冬季戀歌勇樣全身裝備,還有可以用竹蜻蜓飛的小叮噹…orz)。也因為這種夢想性的魅力太過驚人,要能兩手空空從東急手全身而退可真是不簡單,因為就連無欲則剛的煙斗都敗在腳底按摩器的誘惑之下,我也差點敗在老虎拔牙遊戲進階版的插無尾熊餅乾氣之上,最後只能咬緊牙關衝出店外,並且慶幸自己禁斷消費的能力又向上升了一級(敗家女之名終於離我而去…XD)。

*飛天小叮噹:AMAZON也有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