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5, 2005

Rachel@Luang Prabang-4

佛寺

寮國行第三天,原本預計搭乘小船逆流而上,前往龍伯邦附近的鐘乳石洞遊覽,但因連日大雨影響,污濁淤黃的大河流勢愈顯湍急,週邊船家個個搖頭勸退,泛舟之旅只能臨時喊停。鐘乳石洞因此成了此行未盡的遺憾,取而代之是一點也不悠閒的市內觀光漫步。

PhoHerb

泛舟行程確定告吹之後,我們徒步往大路彼端行去,在中段之處的牛肉河粉店早餐。寮國的傳統小食店坪數和台灣相去不遠,店內擺了五六張可容八人不等的寬窄座位,要容納我們這群人照理不是什麼難題。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這裡的飲食小攤實在太有誠意,熟食一律現做不說,還絕不是大鍋煮食混成一團,而是一碗、一碗逐步下的。這種功夫和耐性看在急慣的我們眼裡甚是折人,常常得面臨一桌的人吃飽出外打蒼蠅,另一桌還朝著老闆娘的鍋底乾焦急。不過,慢工的確有佳作,老闆娘端出的河粉熟度一定剛剛好,既不生硬也不糊軟,佐以鮮嫩爽口的生熟牛肉,再配上滿滿的香草或幾片鍋巴,不但飽足還口齒留香。

早餐過後,開始逛起龍伯邦的眾寺廟群。龍伯邦有百寺之城的美稱,小城裡最多的便是座座相連到天邊的寺院,以及或坐或立,或於街上緩行的橘黃衫僧侶。根據老媽的說法,以前每逢節慶,所有寺院的僧侶便會托缽外行,城裡的信眾則沿著馬路席地而坐,一一將備好的糯米甜品置入僧侶缽中。僧侶的缽裡要是滿出,就會順道抓給跟在僧侶身後趕熱鬧的小孩,形成這裡進那裡出的有趣景象。話還沒說完,大舅媽便補充說現在每天早晨也有類似的佈施活動,如果明天起得早,說不定可以一起湊個熱鬧(可惜我哥和我因為日日熟睡如豬,成了佈施活動裡唯一的缺席客…)。

龍伯邦的寺院雖然也好用金黃,但因管理未若泰國完善,大部分的古蹟都帶著黯淡而斑駁的氣色;在夕日黃昏或煙雨濛濛裡望去,總是籠著幾分滄桑悲涼的感覺。這裡的寺院裡多半豎立著大小不一的錐形塔,剛開始還以為是信仰的象徵物,後來才知道是寮式的骨灰塔,它們多立於雞蛋花樹下,風一拂便落下滿地的潔白芬芳,像清雅的洗禮,也像馨香的超渡,在佛寺一隅靜靜輪迴。寺院裡另一個常見的景象,便是無數有著年輕臉龐的僧侶。他們大多還是孩子模樣,臉孔青嫩眉宇卻舒不開來,偶爾朝外籍旅客好奇的望去,免不了有目光相對的時刻,我看著看著不免困惑,在那樣的青春年華剃了度、斬愁思,該是怎麼樣的一種果決與毅然?

temple百毒酒金蛇車Sesame cake

逛完了大大小小不下十座的寺院,我們沿山而行,登上百階石梯,踩著龍眼殼和碎花瓣,從小山頂端俯瞰龍伯邦週邊環景。青山幽深墨綠、大河濁黃,浮木片片,佛塔四立,燃燒的午後氣溫,靜謐的睡著的城,離它甦醒的時刻,當是還有好長一段。

Laos 014

下山的步道通往皇宮正前方,皇宮是由幾棟主要建築構成,包括寺廟、辦公機關,以及用以展覽文物的博物館,裡頭除了陳列少數皇室用品之外,還有一尊遙遙呼應曼谷玉佛的金佛像坐鎮。舅舅在這裡講了他過去幫外公送貨至皇宮,和老皇帝、王子閒談會晤的情形,也順道提起各種關於金佛的傳說軼事。據稱此處的金佛與曼谷玉佛原為兄弟,玉佛在戰亂中為泰人奪去後,宮中盛傳金佛夜行以晤玉佛的奇談。老皇帝束手無策,只得命人釘死金佛的雙腿於座上,從此果然不再出現金佛移動的情形,然而老皇帝不久後身染惡疾,晚年雙腿再也無法行走,一如被他釘鎖的金佛。傳說雖神異但難敵時局變遷,據稱在軍隊叛變、共黨執政之後,皇室流亡海外,宮中珍寶相繼遭竊,現在存留的金佛真偽無從確認,美好只停留在想當年的情節。宮內一隅孤零零地立著老皇帝的塑像,週邊卻再也沒有瑰麗雕景或美聲弦樂環繞,為伴的只剩下滿園繁盛的果樹花草蚊蠅蟲蚋,以及山城裡凝滯的溫度、緩移的時間。

Laos 016Laos 017

午後大雨,我們扛了將近十公斤的山竹回飯店,一群人繞著涼亭說說笑笑,頃刻間就只剩下滿山果殼,以及給山竹汁液滲紅的手指。沒辦法,不論是法國美國或台灣,山竹可都貴的很,這種拿山竹當瓜子啃的日子只有短短這幾天,不把握豈不是對天賜恩澤的暴殄?既然天生山竹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那...就吃吃吃吃吃吃吃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