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3, 2005

Rachel@Luang Prabang-3

遠山梯田青山梯田

第二天我們起個大早,搭乘嘟嘟車到舅媽遠親家早餐。這天的早餐是各家媽媽們一早搶攻傳統市場的成果,主食是港式飲茶與越南餐廳時有所見的腸粉,再配上幾道傳統甜點相佐。

腸粉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道菜,只不過在台灣要吃腸粉雖然不難,要吃到作得透順滑軟又不至糊爛且還能入味的腸粉卻得碰運氣。大抵是因台灣餐廳用的腸粉多為機器成品,拿捏上就是少了人工製作的細膩所致。這次在寮國吃了兩次腸粉,都是手工製作新鮮出爐,外皮極為薄透不說,隱約還可見到裹在裡頭的碎肉餡料,單是視覺效果就極為動人。這裡的腸粉吃法是先灑上酥炸過的紅蔥頭,再淋點微甜的醬汁相佐,入口滑嫩嫩的帶點酥脆,完全不輸飲茶餐廳裡的高價菜餚。

有趣的是,這天吃的腸粉因為是從市場外帶,所以全都紮在芭蕉葉裡頭。我捧著芭蕉葉淋醬汁於上,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也不免困惑,怎麼搞的芭蕉葉這麼耐用,不油不膩也就罷了,淋了一堆醬汁竟然完全不會滲透,不可思議到了極點,無怪乎芭蕉葉在此地遠比塑膠袋還好用(既環保、又省錢,來台灣推廣好了…)。除了腸粉,我還嚐到了軟軟QQ十足香甜的炸香蕉,以及和著椰漿、糯米、蕉片做成的不知名甜點,每樣都是一動口就再也欲罷不能吶。

寮國小食好吃程度完全顛覆我之前的想像,原本還想著恐怕要挨餓減肥度日,想不到樣樣皆可口萬般多美味,非但不可能減肥,還不時得擔心回程時拉不上褲頭拉鍊。食在寮國唯一的缺點在於,此處食物大量運用了糯米為素材,雖然可口香甜卻極不利於消化,每天耗在廁所裡守株待兔卻一無所獲的情形日趨頻繁,後來我終於可以明白,何以舅舅抵達寮國時,第一句話說的是「我們有準備瀉藥」,而不是「止瀉藥」…...。

華僑山莊

用畢早餐,雨勢稍歇,我們接力似地提了幾籃蔬果菜肉上車,朝路盡頭的另個方向駛去,前往舊墓園祭祀掃墓。因為適逢雨季的關係,我們在寮國那幾天都下了雨,路上滿是泥濘和積水,途中還一度發生嘟嘟車衝不上坡的問題。幾經折騰,終於抵達「華僑山莊」的牌坊;看看四周,除了淤泥黃土和幾棟草屋,就只剩下雜草叢生的墓園。這座墓園過去是由寮國華僑管理,但在政權替換華僑撤離之後,幾十年來都不曾有人清理,直到這幾年才陸續有華僑子弟前來祭祀。

雖然根據舅舅的說法,如今已比五年前他第一次回來好清理多了,然而周圍雜草比人高、淤泥淹兩腳、蚊蟲處處的景象,還是讓我們汗流浹背了好一陣子。我後來學會一件生存於此的訣竅,那就是絕對只能把視覺中心聚焦於眼前,莫看左右莫看上方莫看地下,如此一來便可以忽略腳邊那隻兩指寬肥毛毛蟲的匍匐前進,也不會為周邊飛繞的巨無霸蚊蠅所擾,如何困頓都能處之泰然。

因為久久才能親上墓前一回,下次來寮國又期限未定,於是我們幾乎是繞著整個墓園走了半圈,向所有認得出有親戚關係的長輩都上了香。走著走著發現許多墳墓上的照片都給剝得殘缺不堪,正困惑著,舅舅說這是給附近的苗人偷去了。但是拿往生者的照片做什麼?舅舅壓低聲音,「偷偷奉養,私有所求」,不待聽完,我手上已經冒出滿片的雞皮疙瘩。

掃墓結束時約為正午,嘟嘟車轉向往此地有名的大瀑布行去。大瀑布的所在地已經被編列為觀光公園,走著走著不但看到了圈養的熊園,還有只見水流不見蹤影的老虎園。雖然可供觀賞的景觀還不少,但因設備與道路猶仍簡陋,時時都得提防著以免在小溪裡滑倒或從坡上滾下,或給周邊張牙舞爪的不知名植物刮了一把。整個路程之艱辛險惡,絲毫不遜於今早的墓園除草,我邊走邊覺得,這裡實在應該開發為好漢坡冒險公園,畢竟小心翼翼且行且走的路程,趣味性和驚險度遠遠高於和黑熊大眼瞪小眼。

黑熊瀑布
(L)我懷疑黑熊看過周星馳的早期電影;(R) 拍得不好無法顯現瀑布的壯觀,鏡頭之上還得再加一層半才是完整的瀑布高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