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 2005

Rachel@Luang Prabang-2

山城水景

扣除邊緣的山河與不可親處,龍伯邦基本上是一座非常小巧的城鎮,小巧到不用一個小時就可以走到幹道的盡頭,親睹湄公河與湄南河如何以湍急的姿態會合。然而城鎮雖小,市集卻相當熱鬧,各種店家攤販沿著主要幹道筆直漫開;從早到晚有朝午晚市三班替換,曲徑小弄裡還藏著傳統市場和小食店面,只要不忌口,整天都不怕餓著。

不過雖說是幹道,其實也就是雙線寬度左右的路徑,上頭覆以淺灰色壓平的碎石,沒有烏黑的柏油或慘白線條,也沒有加速快跑的交通號誌,機車、腳踏車、嘟嘟車、行人全混在一塊,行走起來卻也相安無事。提到機車,就不能不談談這裡最流行的機車款式,這裡沒有DIO沒有豪邁125也沒有偉士牌,此處流行的款式和台灣大不相同卻甚對我爸的胃口,因為這跟他長年愛用的品牌款式如出一輒,無怪乎他二話不說,直接跳上店家的機車繞了一轉大秀車技,回來時滿臉笑容很是得意。

Motorcycle 我爸甚愛的摩托車

沿著幹道下行,我們先到大舅媽留在寮國的遠親家裡午餐;舅媽的遠親經營雜貨店,飯後我們團團坐在店門口觀望兼嗑牙。看著看著注意到一個有趣的景象,在龍伯邦,不分店家或自宅,大部分的人把地板擦得晶亮,自己愛乾淨之餘也甚為尊重他人居宅,連進雜貨店購物都不忘先在門口脫鞋才踏上階梯,大人小孩皆然;屋內亮滑、屋外堆滿鞋履,倒是成了一番特別的景象。

兩河交界 雖然看不清楚,不過這是兩河交界點.

下午我們租單車遊城,先左行沿著湄南騎了一段,看膩山嵐環繞青嶺的靜謐風景,便右行至湄公河,然後繞至媽和舅舅的小學母校,聽大人想當年、憶過往。據說行前外公曾經再三囑咐,回到龍伯邦一定得至母校捐款飲水思源,不過放眼(據稱)數十年幾無改變又宛若空城的校園,想捐錢也不知道該找誰下手了。不知道是放暑假或是華僑學校已不復在,校園裡頭只剩下十幾個穿拖鞋踢足球的小男孩,拿籃球場當足球場,玩得渾身是汗。

新華學校

離開新華學校時,天空飄起綿綿細雨,雨勢不至於妨礙前行,舅舅索性繞了另條路,說是帶我們參觀過去外公和舅公旗下的土地房宅。龍伯邦城鎮雖小,過去卻有大量的華僑聚集,尤其來自廣東和海南的商人幾乎掌控了寮國的經濟與商業命脈,直到共黨執政以前,華僑在寮國擁有不可小覷的影響力。然而再怎麼巨大的影響或商業力量都比不過政治的遷移與軍武,否則世界上大概也不會有那麼多「曾經」的曾經可供追想。我們不斷宣稱著要到門口嗆聲還我房宅,然而始終是一種戲謔大於認真的玩笑;但當舅舅、母親、姨丈說著「如果當年沒有…」的話語時,我在他們臉上讀出了一絲絲的苦意。

如果當年沒有那許多許多的政治情節,如今白首的這些兄弟姐妹,是不是可以少一些天涯四散的遙遠?也許母親不必再拘泥於和舅舅阿姨通話時,才搬出她幾乎忘記的寮語?也許她不必只在夢裡懷想那些香酥酥甜膩膩的寮菜、寮國甜點?可是如果當年沒有那些政治情節,如今也不會有這個Blog招搖過市。歷史的矛盾性就在於,你總是沒有辦法篤定,自己喜不喜歡那些更迭,或那些被更迭的更迭。

Night Market 寮國小吃真好吃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