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 2005

轉班去

雖然只上了三天課,不過我終於決定放棄努力上進的荊棘道路,改向導師提出換至同級數F班的要求(B、G、F、H)。雖然同班僅存的台灣學妹一直文恫武嚇要我再三考慮,不過年過二十五已經喪失記憶力,競爭力也瘋狂消退的本人實在心力未逮,決定忍痛離開每天都像戰場、話題不脫石油危機政治經濟的G班。

好吧,我承認我想過點有質感、有喘息空間的生活,剛從論文壓力裡頭掙扎而出,卻得立刻投入修課時數比研究所還沉重繁多的狀態,不只離「休養生息」非常遙遠,簡直是沒要我挑燈熬夜聞雞起舞(喔…我都是聞烏鴉聲而醒),操勞程度比起政大初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實作業報告的數量也還罷了,比較大的問題大概是來自於我在文法上的頹勢,雖然老師授課的每句話都聽得懂,偶爾也還能奮力舉手發言造句,但是遇上急速交錯的文法對比就很沒力,再加上班上充斥著實在應該遣入3H或4以上的胚拉胚拉金毛集團,整個班級的教學水準其實已經非常3H。

後來和金毛集團狹路相逢的台灣學妹偷偷告訴我,金毛集團之所以堅決不升級的主要原因,似乎是他們想利用3G課程的遊刃有餘,將省下的預習時間用來尋覓打工謀金。聽了這話我又是羨慕又是無奈,原來金毛集團不用預習也可以輕鬆應付每天都像戰場的課場,還能忙裡偷閒賺取生活所需,讓學業與經濟上都能朝優渥的位置逼近。相較之下,每天從早到晚瘋狂唸書卻還是得發抖上課的敝人在下小妹我,真是完全不成才,造句都會不小心踩著敏感的政治議題(啊…其實我只不過是沿著句型說了『台灣的首都是台北,有超過◎◎萬的人口』,哪裡知道老師臉上就飄過了烏雲…orz),離Mr.Donut 或Ginza蛋糕店的距離越來越可比天際。

今天聽完第三堂依然緊湊的課文,雖然因為前一天已經大致背熟相關段落,比週二的緊張氣氛紓緩許多,但在年老力衰不堪壓力沉重的考量下,我還是前往辦公室向從未交談的導師請益。根據導師出示分班考試成績結果,我的文法和作文果然是場惡夢,考試時文法造句過多的空白還換來老師關愛的眼神,只有聽力和讀解還能交代(而這都要感謝煙斗XD)。除此之外,人甚溫和的老師好歸好,對於一般對話倒警醒得很,一席話裡起碼糾正了我四五次,叮囑我切莫太過慣習以普通體回話,否則有失女性的溫文儒雅謙卑矜持(從來也沒有...)。

雖然根據老師的建議,明天要先聽一堂她的課,真的覺得太有壓力再讓我轉至3F,不過再跟已經調班至3F並且如魚得水的朋友經驗交流後,我已經暗自決定要另以該處為窩重拾美好生活。雖然教材一樣、速度不變,不過起碼上課的重點是以文法強化為主,對還常錯用文型的笨蛋如我,應該會比政治經濟分析和社會現象論理更像一盞日語明燈吧。雖說從此一週只能休週三、周日,不過總也好過天天都像戰爭一樣啊,所以就這樣,再見了,3G,及其恐怖的胚拉胚拉金毛軍團…XD。

*胚拉胚拉(ぺらぺら)
**不可思議金毛軍團的成員:說話比日本人還曖昧還愛用敬語的米國男石鍋拌飯(此人姓氏極為複雜,聽了半天只覺得發起音來很像石鍋拌飯逼賓八)、大學時就讀日文系的仏國夏娃、有人很愛但我搞不清楚是誰的米國睡太郎、美籍日裔喔咕啦…經過與同班亞洲同學討論後,一致覺得其實胚拉胚拉軍團應該全數保送4級,以還我清淨學習環境啊(當然不可能…所以出走的是我…orz)。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