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1, 2005

上野動物園

Ueno Zoo Ueno Zoo
快被收回大陸墨西哥的上野熊貓雙雙和出乎意料很能站的巨豬

從註冊、考試、跳蚤市場以來,算算又離開校園好幾天,宿舍裡人人悶得發慌,因為該逛的多半已經逛盡、該買的也差不多都補齊,再加上留學生特有的開荷包心酸酸症候群作祟,幾乎無人有心外出消費奢侈品。我原本也打算在宿舍裡窩過一天,和前夜從book off帶回的二手文庫小本,以及剛補進的果茶包相偕為伴,後來和宿舍友人M一夜茶敘,決定一起前往上野動物園磨耗最後的假期時光。

上野動物園我是去過的,十歲那年第一次到日本旅行,上野動物園和東京鐵塔都還興盛著,是當年團遊絕對不會錯過的景致。然而十歲距離現在太久了,十五年的時間沖蝕去太多的記憶痕跡,我印象裡的上野動物園於是只剩下比鄰而居的國王企鵝和北極熊,紅鶴遙望荷花池,無限寬闊的綠意,以及慵慵懶懶,攤平後像張巨型沙發椅的三隻熊貓。

我說不清楚上野動物園的大小和據地,然而一踏入這裡,我就明白已經有些東西一去不復返。上野動物園看得出是舊了,暗灰無光的深漆、斑駁的樹皮、深茶色的鐵欄,究蘭展覽的動物神情裡都透著疲乏的懶態,像是太習慣也太適應無止盡的侵擾和觀看,半點興奮好奇也無,只是頹散的發呆。這裡每一個角落、每一處顏色,以致於工作者的漠然,都像奔轉多年必然鬆弛的車輪似地嗅得出歷史的氣味痕跡。

場地雖然舊了,規矩倒是不少的,比方說在餵食小羊和撫抱天竺鼠的區域外頭,一律都設有消毒毯和洗手台,還配有工作人員不厭其煩地提醒遊客清潔至上,以貼心的設備安排迴避遊客挑戰規範的可能。另外不該用閃光燈的地方就看不到白光揮過,嚴禁餵食的地方不會有人擅灑糖果餅乾,整座動物園除了偶爾響起小孩興奮的嘩然,大多時候都清靜非常,就像那些安穩而無言的動物一樣,每個人都在這裡安靜的凝望。

一個下午,朋友和我繞行了整個園區,餵了貪食無比的羊群,安撫活潑過動的天竺鼠,數度慨歎氂牛不可思議的怪獸長相,還取笑了彷彿隨時會從樹上滾下的樹瀨。也在這裡見到了不可思議的巨豬,全身肉圈加起來比米其林還複雜,牠起身站立時我還一度飽受驚嚇,想不透那四隻粗不若桿麵棍的小短腿,如何支撐起酒桶似地沉重身軀。

當然,也看到了上野動物園最大賣點的熊貓本尊。我們參觀時正好遇上餵食熊貓時間,熊貓館前人潮匯聚,鎂光燈閃個不停(奇怪這為什麼不禁止),然而兩隻熊貓不知是不是熟門熟路大牌得很,要不是以背對姿態進攻飼料毫無反應,就是側坐著狂啃蘋果竹葉,偶爾察覺人潮耐心漸失才轉身賣個無辜側臉。熊貓跩得很但也著實可愛,圓滾滾毛茸茸看起來就舒軟,再加上緩緩的動作和純情眼神,果然是很能拐騙人心的寶貝動物,也難怪這裡的熊貓玩偶暢銷無比,一隻叫出一千到八千日幣不等的高價依然買主濟濟。我雖然也很動心,但奢侈品終究難敵五斗米,最後黯然放手,專心回家等待正在海上漂流的兩隻大趴趴熊(反正也是熊貓...orz)。

dinner-20050920
我的晚餐。跟文章無關,為了回應十分關心我有無煮飯的金光鵝而放。

*上野動物園
*查了網頁才發現,不理人肥熊貓竟然是墨西哥籍,再過幾天就要載譽歸國,換言之,我們正好趕上他在日本的最後幾天,不可不謂之大幸-->再見了,雙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