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0, 2005

萬博

ticket

愛知萬博正式進入最後倒數階段,已經完成第一回合進攻的煙斗為了滿足無知小女友要求,不惜冒著大太陽犧牲假日揮汗出發,帶我搭上清晨六點多發車的NOZOMI直奔名古屋。這種四點起床、五點出門、六點吃便當的下場,造就了睡眠狀態的無限延長,朦朧之間我睡了又醒、換車再睡,一直到抵達萬博千草站才終於睜開眼睛。起初還以為四周天色猶暗,醒醒腦才發現黑鴉鴉的全是人影,萬頭鑽動的景象打從萬博千草站便開始蔓延,一路經過高架電車、入場候隊、紀念品商店都沒有停過,真正是人山無垠、人海無涯,十足驚人的景象。

也因為這種幾乎塞爆(出場時還有人在外頭眼巴巴的盼望入場)的尷尬,我們參觀的館數雖然不少,但大多不是知名的企業重頭館,因為每個重頭館外面都有蜷龍一樣迂迴繚繞的人潮,等待時間得以小時論,而且多半是自兩小時開始起跳。等得久也就罷了,問題在於兩小時可不是在冷房中吹涼發呆度過,而是分分秒秒頂著三十多度的烈日、紫外線與汗臭味,縮在人龍的尾端與中暑危機奮戰。老實說,我光看數字就膽寒,拿不出多餘的毅力與勇氣,和這些曬到幾乎灼傷的勇士們一起堅定不移,所以除了佩服「天啊日本人真是愛國有禮有耐性」,就只能搖搖頭閃到一邊去。至於忠貞愛國的煙斗,也在目睹電子計數器上毫不留情的「兩百分鐘」後,當下決定和原本預計參觀的「日本館」搖搖手說掰掰。

@Aichi@Aichi

這種不可思議的人潮和隊伍,成為我對愛知萬博最深刻的印象,除了途中不斷發出SUGOI、SUGOI的感嘆,我還極想建議主辦單位乾脆把萬國改為萬人博覽會比較貼切。畢竟偌大的場地裡,展覽館再多也約莫為百,但是日日進出的人數鐵定成千上萬,據說昨日還曾創下十六萬人的高峰,今日看起來也不惶多讓,而這種萬頭鑽動的眾生相,精采實在不遜於五百多公里的超級電車和機器人跳舞奇觀。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參觀萬博歷史回顧時,十六萬人竟然是上屆大阪博覽會單日最低入場人次,擁擠時甚至可達數十萬人之多;那該是怎麼一個驚險萬分的景象,已經完全超越我的想像可及。能在短短時間內聚集如此龐大的人潮,甚至把萬博搞得彷彿不去就很落伍的全民運動,實在堪稱日本萬博的奇蹟。

後來我們投降了,參觀完Robot station之後,再也不嘗試加入任何一支等待的行列,取而代之是專門進攻全球大街,硬把亞洲區塊和歐洲大陸各晃了一遍,以作為無緣面會近未來科技的補償。走著走著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這些萬國展覽館實在像是縮小版旅遊推廣處或名產販售區,館內的佈置雖然簡單樸實,卻常常一個館內走到最後就冒出美食冷飲,例如東南亞到南亞各國都有特製咖哩(馬來西亞的咖哩附贈南餅尤其吸引注意),我們也嚐到了突尼西亞超香醇檸檬汁和薄荷茶。有趣的是還不只是地方特色食品,我最驚訝的莫過於在西班牙館看見Loewe。

姑且不論何以展覽場變得如此像是世界市集,單是觀察各個館內的設施、布置和陳列,也可以看出該國外銷自己的野心高低,以及所擁的經濟實力。這恐怕比一切扭捏作態的國際會議還要生猛寫實,因為所有國家都攤在那裡,華麗、質樸或簡約,走個一回一切分明。另外比較遺憾的是,雖然日本政府以萬博之名對台開放免簽,然而裡頭並沒有台灣館的存在;原因不難猜想,畢竟博覽會雖然看似娛樂導向,但始終都是一處國際勢力的舞台與競技場,有些艱難的底線始終不會消散。

煙斗談萬博的時候提起吉見俊哉,吉見俊哉是東大教授,和曾赴政大演講的水越伸有幾項合作計畫,關心重點主要為媒介史和文化研究等議題。之前幫老師查找吉見俊哉的相關資料時,就注意到他數度以「萬博」為題著作,尤其關注萬博對戰後日本的政治意義和社會影響。煙斗提到吉見俊哉時也說了相近的觀察,後來回家查了一下相關資料,發現吉見俊哉的著作又增加了,萬博果然是研究的催生劑和極好的觀察對象啊。

@Aichi@Aichi@Aichi@Aichi@Aichi
由左至右依序是:籠中獸、PAPERO、伊朗館、兩台我相當中意的掃除機

*煙斗的旅遊報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