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6, 2005

AW Kitchen

Dinner@AW Kitchen

說了待續之後,接連著幾天都無下文實在很不該,但不幸的是我已經開始一步步走向繁重壓力的懸崖,這種拖文欠字的情形恐怕只會一而再、再而三,以致於終於成為常態。說真的,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但在昨天花了整個下午晚上與作業拼搏之後,我越來越覺得這條路只有逐漸坎坷難行的份了。趁此之前,趕快把AW Kitchen的好料講完。

話說煙斗和我相偕逛完東急手,在澀谷東繞西晃了大半圈後,終於趕在六點半左右抵達中目黑車站。前往中目黑時搭乘的是東急東橫線,這曾經是一條充滿我遊學回憶的路線,正當我興奮地打算指認過去宿舍所在車站時,赫然發現東急東橫線已經徹頭徹尾大變身,語言學校和宿舍旁的車站都消失了,起而代之是直逼橫濱未來港的新高島町站。我有點悵然但無可奈何,這就是所謂活力之國無可避免的必然犧牲,有些回憶會隨著路線停走消滅,然後繼起新的,悲傷或喜悅。

因為時間還早,我們先到附近的河川邊遊晃,匿藏在黑深夜色裡的木樹隨風發出沙沙聲響。煙斗說,這些全部都是櫻花樹,到了春天就成為美麗的景色,河堤畔滿滿是賞花人潮。我聽了以後十分興奮,秋冬都還沒經過,已經開始想望春天的櫻雨。

後來和AKI-san、Aiko、Shuko碰了面,相偕前往距離車站其實還有十五分鐘路程的餐廳。這家餐廳藏得非常隱密,離開道路後左轉右拐,躲在安靜的住宅區底端。外觀看起來也不那麼像是餐廳,倒像暈光溫暖的大起居間,隔著透亮的落地玻璃和天井與夜色相接。話雖如此,它卻是不折不扣的高級餐廳,精緻的菜單上寫滿日義交雜的菜名,照例又是我完全無解的日文時間。

說到這裡忍不住要抱怨一下,個人以為現在在日本最大的艱難莫過於點菜這件事,當然一般的小店都會有圖片或漢字解說,理解上不會有太大的障礙,然而一踏入異國料理店我就完全陷入文盲狀態。一來日本的餐廳好以片假名標的菜名,二來是標出的菜名多半是該菜餚發源地的原始發音,於是就算我七零八落的唸出一道菜,也依然無助於掌握內裡的內涵。偏偏越是高級的餐廳越無圖片解說,這種時候我要不是現場開始日語教室,逐一請教煙斗,就是對著煙斗偏頭微笑,「你決定囉」。也是因為如此,至今我仍然非常困惑,假如是並不通曉外國語,又是第一次遇見詭異菜名的時候,日本朋友們是不是也有點餐碰運氣的惶惑?

還好這次同行的AKI-san、Aiko、Shuko都是美食通,就在我們自顧自地上演日語教室時,香噴噴的硬麵包和墨魚核桃麵包,已經搭著新鮮沙拉和小火加溫的起司醬(應該有更高級的名字才對,是異常美味的醬料啊)上桌。我非常喜歡餐廳製作的墨魚麵包,脆脆的表皮之下是鬆軟但微帶韌性的嚼勁,裡頭還夾有核桃和其他碎穀類,配著熱騰騰的醬料入口,味道醇厚。擺設在大玻璃盤中的沙拉也很令人驚豔,裡頭素材全是這家餐廳主打的有機蔬果,生胡蘿蔔清甜、茄塊略透水汁、蕪菁脆爽,秋葵則有溫和的辛氣,每一樣都令人難以罷手。

三道麵點也各有特色,不管是魚子醬牛蒡絲、帆貝奶黃,還是蕃茄肉醬,上頭置放的蔬菜一樣清新爽口,很能襯出醬料和海鮮肉類的濃郁厚實。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此處的蕃茄冷湯,餐廳將之做成果汁狀呈入小杯,調味恰當好處並不過量,喝起來甜美順口,很是開胃,直引得全桌的人驚呼連連。另外還有一道大概是以鴻喜菇作成的餐點,被細心的裝封在脆餅皮紮成的小福袋內,切開來沾上有紅酒味道的醬汁入口,一香脆一滑軟,非常新鮮的口感。

每一樣菜色都非常精緻,看起來量也不多,然而全部繞過一回後人人都撐飽,只能忍痛放棄看起來同樣誘人的甜點,改選咖啡、紅茶作為晚宴收尾。雖然沒嚐到甜點,不過吃了這麼好的一餐,身體心理已經滿足到了極點(只有荷包落淚…XD),美食果然是幸福的調味。

*因為實在不便宜,諸位好友若來東京遊玩,不必肖想我招待這裡啦(我頂多請你慶應食堂或Mr.Donuts…XD)。不過若是有人很凱要去吃一餐並且兼付我的帳單,我一定嚮導得義不容辭啊。

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Dinner@AW Kitchen

*AW Kitchen:東京都目黒区東山1-22-3 東急東横線「中目黒駅」徒歩6分 (03)3713-367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