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7, 2005

東京日記-5-Keio Bazaar

Keio BazaarKeio Bazaar
戰利品

日記一天拖一天,我承認我已經開始偷懶。

今天是接連兩天學校日後,頭一個可以些微喘息的假日,雖說如此,還是和宿舍的朋友約好,一塊到學校三田婦人會舉辦的Keio Bazaar晃晃,看有什麼生活必需品可以補給。由於前兩天長時通車的疲憊,再加上陸陸續續補齊各種基本用具,我一度萌生打退堂鼓的念頭,後來還是強打精神爬下床去,匆匆整裝之後,又開始一個小時有餘的通車路徑。

費時歸費時,一進市集預定地我卻立刻驚醒,因為不起眼的校舍和略為陳舊的桌椅上,擺滿的全是知名品牌的瓷器餐具、電器用品、衛浴巾組,定價不超過日幣一千也就罷了,更誇張的是幾乎都是沒有拆開過的全新品,鍍金鑲銀地一字排開閃閃發亮。隔壁的香港樓友二話不說買下了一套名牌精巧杯組,價碼和百元商店不相上下,我猶疑甚久最後還是拿了一套對杯,天空藍底圖上描著愛心長了翅膀,圖案雖然幼稚簡單卻甚對本人所好。隔壁的衛浴區一樣令人目不暇給,我數度徘徊在兩組浴巾中游移不定,多虧了香港樓友一句「快拿這,這是Fendi耶」的鼓吹,掏出恐怕是定價十分之ㄧ不到的鈔票數量,帶回人生中第一組Fendi(啊,竟然是拿來裹身體的…XD)。

Keio Bazaar算是徹底顛覆我對跳蚤市場的想像,我一邊慶幸好像沒敗給瞌睡的力量,一邊讚嘆著K大不虧是K大,校友出手果然不同凡響,跳蚤市場竟然可以搞得像是名牌清倉,也真是夠我開眼界了。

下午和朋友繞到池袋附近閒逛。大概是最近頻繁開伙的緣故,我對家具廚具的興趣逐漸超過秋裝,常常對某家小店的迷你電動打蛋器愛不釋手,或是充滿愛意地撫摸精巧舒軟的個人小座。東京實在是一處很有趣的地方,特別適合喜歡布置打點個人空間的旅人來訪,假如預算充足可以在知名商場內砸下重金購買各種精品,倘若預算有限也有百元商店足以滿足妝點的慾望。如果不是還有搬家的壓力催逼,我想我大概很樂於沉淪在這些小物雜貨構築的美好世界裡吧。幸好現實畢竟殘酷而我依然理性,最後只在東急手買下了06年手冊(果然沒有倒閉的趴趴熊蹤影…),和一組蓋子比鍋子本體貴1.5倍的煮鍋,盡數是基於生活所需,毫無浪漫可言吶。

0916-1 書店處處的神保町

晚上和煙斗相約神保町,明明是一處地鐵圖看來可以觸及的界域,實際搭了卻在中途給趕下車,原來圖上相連不等於直行,再貼近的地方也得繞個九轉十八彎轉車,我大概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晚上吃的是印度咖哩,不過也有一些不太像是印度的菜色諸如馬肉生魚片、醋漬沙丁魚,還有很台式的炒蛋和無法分辨地區的奶油玉米,果然多國籍。

一頓晚餐下來,煙斗與友人對話不斷,我則在旁邊進行文化觀察(因為聽不懂),得出幾個心得如下:第一,日本男性間的對話是所有分配組合對話裡最難理解之最最者,除了他們大量使用省略語,口音和語氣也和平時對話完全不相近,十句裡面我通常只抓得住一句,而且通常是完全沒意義的那句。我想大概要等到我能完全聽懂煙斗與朋友對話的那天,才堪稱為進入溝通無礙的日語學習階段吧。第二,大家真是很會喝,一頓飯下來每個人至少四五杯酒精性飲料,我和煙斗告別之後他們還有第二攤續飲,一個晚上下來的酒精濃度恐怕超過我在台灣時一年的累積量,真正不可思議。

不過更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搞錯了各停與特急電車,還好發現得早,否則不但趕不上門禁,還得到高尾山下吹冷風,想起來就叫人頭皮發麻(尤其是看了凶笑面殺人事件之後的夜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