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5, 2005

東京日記-4-生活

0915-Lunch沒錯,就是天屋的天丼!

九月十五日,托東京入秋之福,我終於得以和窗邊的臨時臥鋪說再見,回到軟綿綿的床墊上過夜,並且享受入館以來第一個好眠,。

說起來有趣,前一天還是三十幾度的高溫,過了半夜溫度突地驟降,起床時天空灰濛濛鴿羽色外加涼風陣陣,和二十四小時前儼然兩個世界。這麼變化總算讓我見識到東京季節轉換的俐落驟然,然而也就是因為微涼天氣太舒爽,迷迷糊糊之際險些錯把台灣時間當日本時間用,要不是即時驚醒,恐怕就要上演考試遲到入場的尷尬場面。其實考試時間還算人性化,八點半入場、九點響鈴,照理說沒有什麼耽誤的可能,然而壞就壞在宿舍到學校得通車一個小時,其後還有十五分鐘的步行路程,林林總總加起來就是七點半出門的殘忍,逼得我不得不捱餓出門。

分班考試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把春季生、秋季生、交換學生重新安排分配,依序劃入十一個級數不等的班級裡。級數的差異除了將影響使用教材與上課內容之外,中高級數的班級可以自由選擇下午的課程,包括語言、歷史、經濟、政治和文化等等。老實說,我其實不太介意考試和結果,倒是比較擔憂倘若途中肚子餓得咕嚕嚕叫,鬧得全場皆知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還有我也非常憂慮我厭惡空括弧的習慣,因為我極為容易矇對題,要是因此給扔到困難班去,生活從此會變得非常艱辛。有鑒於此,我邊寫邊提醒自己不要嘗試那些無解或一知半解的題目,寧可空白低分扎穩馬步,也不要一開始就浮空打太極拳天地虛無。

一場考試下來,我發現每個部分的前兩張都是甜頭題,可以迅雷速度匆匆完成,然後把剩下的三分之二時間拿來和末張奮鬥。說起末張的題目,那可真是一篇一精采,先有「請寫出生物學的『共生』一詞,和『人與自然共生』中的『共生』之別」,又有昆蟲族群的遷徙流離,還順帶問了何謂「文化否定性」。這些高深程度的問題以中文回答都不甚容易,要用日文闡述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套句前排台大日文妹妹的金句,「要是答得出來,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沒錯,所以我不但坐在這裡,還對著高水準題打了兩次瞌睡,直到午餐時間才揉揉眼睛離開座位。

下午陸續聽了宿舍說明,又繞道百元商店補齊最後的食具,迎著夕陽手提大包小包回宿舍時,望著斜拉的長長的身影,我突然覺得自己已經提前進入主婦化生活的階段。那些曾經幻想的異國風情沒有一個發生,倒是花了大多的時間與柴米油鹽醬醋茶(喔,我還沒買米和茶)、食器、調理用具作戰,也許當異國下面多了生活兩個贅字的時候,它就註定失去那些飄邈幽遠的浪漫性。

如果你覺得我的日記瑣碎而零散,不夠清雅不夠遙遠,不能滿足你櫻雨楓紅的東洋想像,那是因為我學習的不再是美麗風雅的異國,而是汗血淋漓的生活。

0915-Dinner 晚餐。廢話,當然是我做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