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3, 2005

東京日記-2-天價

Dryer
還好它有負離子...

留學生活第二天,雖然已經將床墊挪往感覺比較透氣的窗邊,可惜還是抵擋不住邪惡空調的催逼和清晨光明四射的艷陽,清晨五點就帶著汗意跳起,沖了一次冷水澡後再窩回窗邊的臨時床自我催眠。好不容易捱到七點半,過了法定的管理員開門時間,二話不說衝往樓下求救,換得管理員連絡空調公司的承諾後,又滾回房間沖涼去。天氣實在太熱,熱到渾身汗濕不說,還開始出現彷彿有陣微風吹過的幻覺,好個折騰人東京的九月夏末和烤爐房啊。

出門時,正好遇到另一個也是別科生的女孩子,聊了幾句後十分投緣,一路從電器行、銀行結伴行至肯德基,後來才發現原來她是研究所同學的大學同學(世界真是小小小…XD)。也多虧了今天這場邂逅,我交到了留學生活的第一個朋友,原本不安的心情隨著篤定了起來,再加上一整天東奔西跑累積下來的生活雜物,下午再回到小房間時,突然就有了「家」的溫馨感(也可能是三十多度室內高溫的關係使然…orz)。

溫馨是有了,但是對這昂貴的周邊生活我還有很多適應的困難。這種困難多半是導因於留學節儉的心態,話說過去我好遊日本從不手軟,尤其嗜好添購某格紋品牌,逛秋葉原會對所有新型商品心動,每一趟不把日幣用罄就覺得很有愧疚感。然而這些不堪回首的過去終究過去了,現在我連打開皮夾都覺得很心酸,特別是早上買了一只要價將近台幣一千元的吹風機時,我直想問現金價可不可以有暗盤。

之後為了彌補上午的失策,我和新朋友M步行至新宿東口,幾番打探終於得知傳說中的王子飯店百圓商店,在那裡打點了簡單的衛浴用品、餐具和零食,抱著滿滿一大袋轉攻藥妝店補貨。赴日以前,我一直很慶幸自己慣用日系保養/化妝品,只要耐得住此地乾燥的氣候,基本上沒有什麼適應轉換的困難。然而這一點卻使得藥妝店成為惡魔的誘惑,我必須不斷堅定心意,才能防止自己為了嘗新而觸向那罐紫色的瑪宣妮、超過十種Mod’s hair 副產品,滿櫃子的秋季彩粧和資生堂HAKU美白乳液,把右手縮回只拿了一罐夜間護髮塑型霜和橘子口味的李施德林(此物大特價只要台幣五十元XD)。

把瓶瓶罐罐抱回宿舍後,我們兩個決定步行到一站之遙的超級市場補足日用所需。經過昨天的教訓今日非常聰明,出門前不顧顏面地提著小皮箱出巡,之後證明果然派上用場,小皮箱代替我們裝了橄欖油、米、調味料、水、和青菜果蔬,一路空隆空隆的滾著輪子回宿舍,分擔了不少行路的疲憊。

回程的路上我不斷聲明今日一定要練習開伙,否則冰箱裡的胡蘿蔔、小黃瓜、蒜苗和雞肉永遠沒有問世的機會。雖然信誓旦旦好一會兒,不過我還是打了自己一掌嘴,因為雖然餐具、鍋瓢、食材和調味料備齊,我的碗盤杯壺可都還停留在百圓商店裡。無奈之餘,只好煎了個荷包蛋交差,放在鍋子裡佐著麵包交錯入口,立志明日一定得備齊所有物件。

東京生活第二日,交了新朋友,開始用緩慢的速度傳日文簡訊,上網競標炊飯器(電鍋),十分想念煙斗。喔,還有,我依然滿身大汗中。

*正在考慮購買的物件:印表機(價格和台灣差不多)、電鍋(一個芭芭莉小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