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2, 2005

東京日記-1

Dormitory 堡壘...不幸的是頭髮沒長到可以偷渡王子

晚間9:33分,我在門禁森嚴的宿舍房間。

昨夜抵達成田時,東京飄著綿綿細雨,突來的細雨耽誤了交通行路,天空一片無神氣的鴿子灰,唯一的好處恐怕只有雨停後陣陣拂過的涼風;風息裡沒有水氣的滯悶,倒是帶著透心脾的涼意,像預示著腳步不遠的秋天。

在這樣的微涼裡,煙斗和我漫步穿過一棟棟新宿高樓;平日喧嘩繁忙的高樓群一入假日便安靜得有如睡城,除了兀自閃亮的信號燈和閑晃的警衛,偌大的建築裡簡直一點聲息也沒有。我們先是沿著都廳前進,在世紀凱悅前轉了彎,又繞了幾圈後轉至花園凱悅。

根據煙斗的說法,花園凱悅是「愛情,不用翻譯」的取景點,我的第一印象則覺得這裡藏得真隱密,要不是偏門前兩個殷勤的門僮,我大概完全不會注意到大廈裡藏有豪華飯店。起初還困惑著怎麼有飯店只佔了三個樓面,一出電梯立刻恍然,電梯右邊的酒吧餐廳頂上有天井透光,三面則環有落地玻璃窗,佐以頂樓佔盡的夜景奇觀,乍看下去宛如浮在東京上方。底下有霓虹璀璨,天頂是星輝光閃,餐廳內的來者雲鬢華裳珍珠輝芒,三景拼合彷彿銀河光點流洩散逸,是比百萬夜景還要奢華幾倍的華夢無垠。

我讚嘆著,又是感佩,又是害怕,這樣華麗的夜色,美得好令人心慌。

一大早,煙斗和我提著數十公斤的行李步行至新宿車站,昨日的雨後微涼已經褪淨,今天可是烈日當空的大晴,不出十分鐘已經全身汗濕如雨。搭上京王線後轉了幾站,又多花了點時間繞了圈圈,才終於找到其實就在車站不遠的公寓宿舍。親切的歐吉桑管理員一一向我們說明館內設施,他越講我越覺得爸媽之前的擔心完全白費,因為這裡門禁森嚴規矩謹慎,只差沒有在城牆繞上荊棘和鐵鍊。

環視房間一周,房間坪數不小,收納空間甚多,還附有定期換洗的床單棉被枕頭套,再加上已經備妥的網路連線設備,不可不謂之周全細心到了極點。硬體設備裡唯一的缺憾,便是房間位於頂樓、冷氣又形同虛設,再加上防寒用的厚地毯和窗帘加持,我房間儼然已是迷你三溫暖的蒸氣室,溫度更遠遠高於走廊、客廳和浴室,搞得我除了端坐窗邊迎風打電腦,順便祈求東京即刻如秋之外,別無伎倆可施。

東京單身生活第一夜,看來得在汗水裡失眠。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