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0, 2005

Rachel@Bangkok-4

Thai-Tuk Tuk 主角之一的嘟嘟車司機

停擺多時的泰寮遊記終於繼續動筆,這次希望能趕在網路停用前全數完成,否則再拖下去,這段記憶恐怕永無再見天日的機會。另外也趁機預告一下,這個Blog即將慶祝開站一週年紀念(九月二日),但不幸的是本人電話、網路,以至於有線電視的租約都將於月底喊停,所以短期內更新速度可能驟減(也很難說,說不定反而激發創作力,每天打好帶到捷運站上傳也不一定…),諸多不便就請多多包涵了。

在曼谷的第三天下午,其實是我們整個泰國行程中最精采的高潮,原因並不是親睹了何等壯麗的景象,也無關乎飲食、男女、消費、慾望的流溢,而是遇上了泰國的詐騙集團。說他們是詐騙集團也許太誇張了,因為他們雖然奸詐但是沒有騙得任何好處(笨,挑到沒有鉅款又不愛寶石木器針織紗紡的窮人),也許形容以演技不錯的推銷集團會更適切一些。不過也正因為我們既無鉅款也不愛高價商品,最後反而欣賞了一齣精心排串的推銷劇。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話說正午剛從皇宮步出不久,下午沒有任何計畫只是時間甚多的爸媽和我,開始猶豫著要不要移駕另處柚木行宮參觀。正打算攔計程車時,老媽卻在皇宮門口給一個白衣男子攔下,他以泰腔英語嘰哩咕嚕地好像在闡述什麼,我原本想著大概是拉客的地陪或司機,搖搖頭拉著老媽要走。對方大概看出我的想法,慌忙搖頭說他不是司機或小販,而是在裡頭行政機關上班的公務員,想要推薦我們去另外一處皇宮逛逛,以免浪費方才購買的票券。我正煩惱著不知道另處行宮所在地,一聽他這麼說索性請他在地圖上標示皇宮的位置,標完後他還順帶推薦了另外兩處文化中心和展覽館,說是該處有傳統歌舞表演可供欣賞。

我謝過要走,他又追問了我們搭什麼交通工具,一聽到計程車的價碼後立刻匆匆搖頭,建議我們改搭嘟嘟車前往,一方面可以體驗曼谷街道風光,一方面也比計程車便宜許多。說著說著,他還開始指點要如何辨識嘟嘟車的好壞,比如白色車牌是政府公營、黃色是私人營運有亂喊價嫌疑云云(後來發現是唬爛)。由於老爸和我都對嘟嘟車興趣高昂,加上下午閑著無聊不想太早回飯店,於是決定請他幫忙攔車;叫來的司機先生穿著類似中山裝的襯衫,羞赧的微笑一副老好人樣,在談妥一趟三個景點全程走完四十塊的價碼後,我們不疑有他上車出發。

第一個「景點」是距離皇宮並不遙遠的廟宇,奇怪的是廟裡除了另一行幾個歐洲旅客,沒有別人身影。正在廟宇外頭散走,一個高大華人貌的中年男人前來禮佛;沒多久他轉身和我們閒聊,並自稱是泰航機長,今天晚上即將起飛倫敦,行前總是習慣來廟宇祈福。後來他開始聊起曼谷的景點,並推薦我們可以趁此行買些藍寶石,因為藍寶庇祐全家幸福,是泰國人相當喜愛的飾品。當他開始講藍寶石的時候,我一度覺得這傢伙恐怕是想推銷產品,正打算示意叫爸媽離開,他又話鋒一轉聊起別的話題。離開前他抄了他慣常購買寶石的店名、地址給我們,還說那是知名品牌寶格麗的特約商,囑咐老爹不要忘了買兩條項鍊犒賞妻女後,機長先生笑著致禮離去。我們沒有太放在心上,只覺得此廟太孤寂沒啥好參觀,就提前出發往下一個景點。

到了下一處時,上頭標示了某某文化中心的字樣,正以為是什麼文物寶藏的展覽,一進去立刻明白上當──開玩笑,哪裡有什麼文物遺跡,只有一字排開西裝筆挺的服務員手持計算機笑臉盈盈,而黑木製鑲玻璃的展示櫃裡,則是金項鍊銀戒指紅寶藍寶鑽石閃閃發光。這是哪裡?你說呢?

意思性的逛了兩圈後我們立刻離開,同時開始討論該不會接下來變成免稅店之旅?果不其然,離開泰國人經營的寶石店,接下來又去了印度人的紗紡針織木器店,然後是華僑經營的金飾店。雖然每處的商品擺開氣派都不輸皇宮的文物展覽,不過我們想看的是柚木行宮和泰國歌舞吶,對著寶石大眼瞪小眼哪有什麼樂趣可言,再加上這種巡迴之旅的欺瞞成分,誰還敢相信這裏商品的品質保證?

離開印度店後,我們開始揣測司機還要帶我們參觀多少,而這種晃一圈卻沒動過皮包的行為,不知道又會激起多少家店員的私語連連。司機先生大概看出了我們識破,很是歉意的彎了腰,說拜託再看一間就好,接下來他會帶我們到最後一處景點結束旅程。我們沒有意見,反正開了頭也想知道騙局會如何收尾,隨著他又逛了兩圈,終於在一處貌似公園或校園處下車。

給了照約的四十塊車資,環視四周卻發現這裡根本就不是柚木行宮,探問之下才知道這裡是曼谷某所大學;確實常有人在校園舞蹈,但跳的是熱舞土風舞韻律舞,不是繞指纖柔金碧輝煌的泰國傳統舞藝,也確實有宏偉的建築林立,不過裡頭是教室校長室,不是朱拉隆功的辦公廳。一趟奔波下來,走的路雖然不多,不過也夠累了,我們懶得再浪費步行時間攪和羊頭裡的狗肉,隨處攔了台計程車返回市中心。

一上車,三人相視狂笑,白衣男、計程車司機和自稱機長的藍寶石推薦男演的這齣戲實在十分精采,他們要不是劇團出身,就是深諳消費者心理學,才會想出「偶遇機長煽動引發購買慾望,再入店內消費灑錢」的招式。壞之壞在選錯對象,,騙到沒錢沒勢消費慾望也不旺盛(我們的消費熱情只對百元曼谷包燃燒…)的吾等,除了浪費一個下午賺取四十塊車資之外毫無成果可言。

只不過,令人困惑的是為什麼挑我們下手呢?幾番討論後終於歸納出,一切的肇始應該和老爸的新衣有關。老爸昨日在曼谷百貨購入五折後總額不到五百的皮爾卡登POLO衫,名牌上身加上他肥墩墩的肚子映襯,橫看豎看都像中年事業有成愛打高爾夫的有錢人,無怪乎成為免稅店爭獵的肥羊。然而事實卻是,老爸手中的皮夾除二十塊泰銖外空空如也,既無卡也無台幣美元,頂多掏出上期沒中但想多對幾次以免飲恨的樂透彩券,如此而已。

於是每當一想起「機長」先生臨走前拍拍老爸肩膀,一副天涯知音貌地提醒他要愛妻愛女,「買兩條藍寶石犒賞妻女」的台詞,再對照老爸停在哈根達斯前喚我付帳的情景,不禁深深覺得--人果然是不能相信他人衣裝和自己的眼睛…XD。

Riverfront Residence
甚為欣賞的Riverfront Residence

*曼谷行相簿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