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8, 2005

怪癖

Pone de ring in ThaiPone de ring in Thai

說起來實在慚愧,雖說上上禮拜就在留言板上看見Peggy轉寄「五項怪癖」的連結,還承諾了打理妥當就動筆回應。哪裡知道行李沒來得及收全,立刻就給捲入APNG Camp大小事項的無間輪迴,整整三天異常規律的早出晚歸,給各腔各調英文弄得一個頭兩個大,回家累得見床就睡,焉有氣力再來手舞鍵盤數落個人怪癖?於是就這麼擱了下來,直直拖到今天。

好吧,出來跑總是要還,而且本人怪癖雖多但並不包含應聲後不聞不問逃避責任(畢竟不是前文中的惡草爛人啊XD),既然該寫就不會欠著,幾個還可以公諸於世的習癖如下:

第一, 每逢括弧必填字。

我討厭在任何括弧處留白,無論申請表格、心理測驗、隨堂考卷或攔街調查,凡遇括弧必得填上幾個字方能有所交代;答案正不正確無妨,只要格裡有物非屬空白我就很能覺得心安。也因如此,我特別不喜歡入境表格裡那幾行凡人不能僭越的官方欄格,每次看到對方龍飛鳳舞自己卻啥也不能寫上時,實在很有快感遭人褫奪的遺憾。不只填字極為必須,我也常把填寫的速度視為一種自我超越的挑戰,括弧沒頂於墨漬龍飛鳳舞的速度越快,就越會產生馳騁奔走飆車似的歡暢;飆車族競逐車行速度,我追求書寫的飛快,兩者間的共同性大概在於,我們都迷戀疾行奔走後驟然而止時的壓力解放。

第二,買鞋的底限不能少於三公分酒瓶跟。

我喜歡高跟鞋也嗜購高跟鞋,鞋架上最高七、八最小也有三公分的底限,我尤其酷愛酒瓶式的根柢,愛看它們以纖細幼弱的態勢抖顫著地,好像行走的姿勢也整個變得秀麗似地(雖然這種姿態始終沒有出現在我身上)。酒瓶跟有種獨特的魅力,換成四方、粗圓柱甚至整個鞋形延伸的鞋跟就不行,後者清一色太沉又太累贅,穩固扎實卻少了飛翔般的輕盈感。嗜高跟之後便養成一種無法太過貼近地面的習癖,離地絕對不能太近,否則走著走著不自覺踮起腳尖,最後連路都不知道該怎麼走才對。 基於同樣理由可想而知,我已經很多很多年沒買過無跟平底鞋。

第三,書寫通常只發生在無聲房間、新細明體12號字和75%的視窗比例裡面。

我可以聆聽音樂看書閱覽但絕對無法用以書寫,因為書寫對我而言就是一種音樂,我用自己的調性節拍和慣常的聲音韻律發話回談,在裡頭感覺流暢激昂平緩或愴然,在裡頭起承轉合修飾更改,在裡頭繃緊了弦、休憩了音、擴放了聲響。我的書寫容不得其他節奏聲響的介入,因為只有在全然安靜的環境裡,我才聽得見腦袋裡源源流出的旋律高低。

至於新細明體12號字和75%的視窗比例,是我確信視野能及的最廣闊處。100%的比例看起來就太大太粗全無細緻可言,而且視覺焦點不過三分之一個頁面,書寫起來常常會忘了頭尾,不知不覺便失了連貫性與邏輯。100%以上的比例就更別提了,除了校正修改以免脫窗,我想不到其他更適用的時機。至於其他字體雖然印刷華美俏麗有餘,但放在word視窗裡怎麼看就是不對勁;連自己寫的東西都看不清楚,哪裡還有寫興?

第四,憎惡以固定頻率發出的細微聲響。

巨大的噪音很讓人討厭,但是以固定頻率發出的細微聲響更讓憎惡,諸如抖腳敲椅、甩筆於桌、以牙縫吸氣、張大鼻孔誇張式的呼吸云云,偶而行之一兩次也就罷了,超過三次者我一律視之為固定頻率並且開始焦慮,然後得花很大的氣力以防自己把手中提包、書本、手提電腦全砸到他臉上去。

後來發現很多人都討厭這種細微但頻率固定的聲音,這種聲音雖然不至構成噪音卻很讓人焦煩,我猜是因為它旋律性太強又細小到防不勝防,滴水穿石地侵蝕了吾等思考節奏,成為一種極具崩潰效果的力量。唉,真的很令人討厭啊,這些小聲音。

第五,無辣不歡。

這幾年基於養生考量,嗜辣行為已經大為收斂,否則過去最高紀錄是一碗麵裡頭有三分之一都是紅艷艷的辣醬,其他再難吃的食物只要佐以李錦記蒜蓉辣椒或任何辣性調味料,我也可以無礙下肚並且再索一碗,誇張到時常被反問究竟是吃辣椒還是吃飯麵?我食辣的習慣師承老媽而來,後來發現煙斗也極愛辣食後更有如獲知音的欣喜,兩個人一起揮汗煽嘴但又欲罷不能的越食越烈,可是非辣不能賦予的美好體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