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1, 2005

離校

今天是離校手續的完成日,為了確保最後的幾項認證能準時完成,一早不到九點我就出門上工去了。先至政大附近的影印店領回昨日寄存的完稿,接下來又在圖書館員協助下,完成圖書借還、論文入庫邊幕的動作。也多虧了好心的圖書館員,我才知道原來要離校不是交交論文可以了事,還得自行列印一張離校程序單,像以前玩大地遊戲那樣繞著校園跑一圈,集滿各處室的簽章才能換證書一枚。好心的館員小姐看我滿身大汗又目瞪口呆,十分阿莎力的要我不必擔憂,現場幫我列印一份程序單,只要照著完成最後幾項手續即可。

就這樣,我滿懷感激的從館員手中領下兩張薄紙,手中沉甸甸的五精兩平論文堆也頓時消去一半。緊接著來到閉館多日的所辦,朝思暮想的助教今天終於現身,我再上共兩本精裝論文,並且掏出已經備妥的四把鑰匙,終於換得助教一枚戳印,以及笑容滿面的一聲恭喜。恭喜,多麼得來不易,又多麼令人感傷啊。不過畢竟不是蹉跎的時刻,接下來還得上山跑趟傳院,歸還一年多來始終相伴左右的門禁磁卡,並至傳圖完成校友資料的更新維護。

十點整,接力賽跑終於到了終點前線;我預先繳清了英文學位、英文成績的申請費用,然後坐到註冊組前,用蓋滿戳章的薄紙交換一枚烙上「離校」兩字的學生證,以及五彩印刷、大大寫著「文學碩士」的畢業證書。

到了這裡,一切就是終點,既回不了頭,也沒有翻案重來的機會。

走出行政大門時回首仰望,今日大晴,天色蔚藍似海,綿雲輕薄如絮細膩如絲或淺或深地飄著,像曖昧的水沫也像徐緩的浪,像似真似幻的回憶片段。

八月十一日,天氣晴,離出國日期恰好一個月,我在政大的日子,正式劃下句點。

*其實緣盡情未了,回家才猛然想起忘記申請論文三百元補助,月底還有最後一次報帳的煩擾,另外也得繳交學長和我自己的論文給女神...要說再見,果然沒那麼容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