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 2005

跟蹤狂怪人

剛剛逛網路看新聞,發現日本眾議院已經通過對台永久免簽的提案,接下來只要參議院決議通過,以後赴日旅遊就不必多跑一趟交流協會。更巧的是,議案通過的今天,也正好是我冒著大太陽申請留學簽證的日子;雖然說留學簽和短期簽證非屬同類,這個議案有沒有通過我都少不了跑這一趟,不過想起今天的曲折行路還是覺得忿忿難平。

不過是申請簽證,何來曲折之有?更何況現在仍屬免簽期間,交流協會連保全不過十人,空蕩蕩地連等待都免了,哪有什麼摧折人心的遭遇可言?沒錯,申請過程確實一點也不麻煩,資料備齊後蓋幾個章,不久便可以領回日簽,迅速俐落的風格日式到了極點,不可不謂之為最令人安心的外國簽證手續。既然簽證並不為難,那撰文的哀怨何來?嗯,很簡單,因為我ㄧ早出門就遇上了跟蹤狂怪人。

為什麼叫怪人而不直鄙為變態?因為他沒有任何具體犯罪事實,除了死命跟在我後頭以及後來詭異的問話,怪人沒有下手沒有動腳也沒有淫笑,於是我即使想扭送法辦都沒有理由,只能任著他從上車、下車、入店始終跟在後頭,而我除了狂冒冷汗並且不斷試圖擺脫之外,竟然一點辦法也沒有。

事情是這麼開始的:為了繳交水電瓦斯雜用,我出門前先在銀行提款,離去時一個中廣身材的男人正巧從門外走過。他回頭瞥了我ㄧ眼,我以為是門險些觸及他的緣故,所以沒太在意就逕往旁邊的公車站走。這時,原本和我方向相逆的怪人調了頭,開始走到我後方不遠處站著。公車站麼,等公車的人比比皆是,沒有太放在心上,一直到上了公車坐定位,怪人也跟上來才開始有點不對勁。後面三排座椅明明都是空位,他卻撿了我旁邊的位置。我覺得很怪又怕自己反應過度,只好盡量不往旁看,盡朝裡邊挪去,力求和怪人保持距離。

雖然怪人一直安穩的坐在位置上,但詭異的感覺始終沒有散去;身旁目光環伺不斷,越坐越覺得不舒服。恰好公車行經捷運轉乘點,我猶豫了一下決定提前下車,還刻意不按鈴,直等到臨下車前才匆匆從位置上跳起前衝。快停車時用餘光掃了ㄧ下後方走道,確定怪人沒有起身正打算鬆ㄧ口氣,並且直想著一定是自己神經過敏,未料輕鬆不過兩秒,怪人開始朝前方走來。

這下可好,那種詭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雖然捷運站就在旁邊,但總覺得不甩掉怪人非常危險。原本打算先停原地等他離去再走,想不到站在我後方的怪人倒是氣定神閑地等我起步。有點慌,索性跑進站旁屈臣氏,還特意撿了角落的位置觀察外邊,直待怪人從店門口走過後才稍微安心,開始猜想我大概太多慮,跑到二樓拿了條巧克力打算安定心神。未料,下樓結帳時,怪人竟然從樓梯走上了,還緊盯著我念念有詞。我愣了ㄧ會兒,非常確定剛才被跟蹤的直覺沒有錯,直想著要怎麼甩開他才行。偏偏怪人佔據了整個樓梯,要下樓還得繞過他,正是緊張的時刻,怪人終於開了口;他用帶著台語腔的聲音說,「小姐,你認不認識0204那種電話?」

我皺起眉頭表情非常臭,丟下一句「不認識!」後,假裝無視於他還要開口的樣態,迅速往樓下櫃檯溜。結帳時櫃檯周邊有人,怪人雖然跟著下了樓梯但不敢再走近,只站在樓梯旁假裝看商品似地,偶爾朝櫃台瞄幾眼。我不敢再拖延,ㄧ接過發票立刻往捷運站衝,特地撿了招牌後的位置站著,盤算若是他再出現就要通知站員。還好次班車很快入站,確定怪人沒有跟著上車後,我終於鬆了ㄧ口氣,倒是全身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手心滿滿都是汗,之後一整天也全陷在緊張不安的情緒裡。

剛才在MSN上跟我媽提到這場詭異經歷,老媽除了叮囑小心之外,慶幸的說「還好他沒有什麼行動」。話是沒錯,可是這種緊跟在後頭的行為也造成我心理上很大的恐懼和焦慮耶,這根本就是ストーカ的變態行徑嘛,難道說只要他沒有下手我就得給他跟好玩嗎?更何況,如果我今天不是正好出門而是要回家,那該怎麼辦?我可以踹他嗎?可以報警嗎?還是我只能一點辦法都沒有地自認倒楣?幹,這種行為真的很變態耶,誰來指點一下,遇上跟蹤怪人時,我們到底應該怎麼辦?

*猛然想到,怪人用詞真奇怪,電話是拿來「認識」的嗎?
**根據曾遭變態騷擾的友人F指出,這類事件警察只會叫你備案,並附送「哎唷,幹嘛大驚小怪,又沒有被怎樣」的奚落...=_=...這種時候特別覺得,當女生真是好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