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6, 2005

APNG Camp

7apngcamp

如前文所述,泰寮遊記之所以無來由停擺一週,乃是因為APNG Camp今年移駕台北舉行,身為地主國Local camp成員自是不能失禮,於是連續數天都陷在四處奔走料理大小瑣事的輪迴。終於在昨天,第七屆APNG Camp落幕於酒酣耳熱觥籌交錯的深夜,我的APNG Camp生涯也正式劃下句點。

對大部分的成員來說,這是一場farewell party,下一次在南國或極北之界,他們仍然有機會再續前緣;對我來說,這是Graduation,是從二月以來我數度提出的要求終於實現,也是今年第二次面臨的分別。說也巧合,第一次參加APNG Camp時我剛剛結束惶亂的碩一生涯,退場時我已從研究所畢業;恰恰好是人生路徑的轉換,恰恰好是收場了還會懷念的美好,那還有什麼比這個時間點更適合謝幕、引退?

我在APNG Camp裡頭第一次感受到,所謂亞洲的浩瀚並不只是一張攤平了地圖、曲折的國界,以至於幾個通用國際的名稱可以含括。亞洲是一處文化多元、政治複雜、語言分歧、信仰各異的闊土,國與國之間糾葛著繁複的歷史情結,微妙的緊張關係則處處可見。也是在APNG Camp我才恍然大悟,數位落差其實是以多麼酷厲尖銳的姿態,在亞洲區塊裡鑿下斷裂的磨痕;網路文化的討論因而根本性是種奢侈,它多半只發生在下層結構已經相當穩固的社會,而在其他國家裡,他們當前的問題是如何爭取政策的轉變,如何改造設備,如何推廣網路教學。相較於此,我們口中的文化其實顯得多麼飄邈而疏遠?

也是在APNG Camp我遇見了許多美好的人,經歷過無數言語無法盡述的感動:我時常驚艷於韓國成員的活動力,當Q-ho和我分享他的活動構想與企劃時,我又驚訝、又佩服,心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和他們一樣跳出學術研究小小的塔裡,把自己放在真真切切的社會行動位置。當Sagarika告訴我她開始著手性別議題研究,希望來年以網路文化組成員的身分發言時,我多麼希望能有比加油更可以傳遞感動的言語,更可以發揮力量的支持。

APNG Camp裡有許多我喜歡的朋友,他們帶給我無數無數的感動,:Benson的Email,8-con的奔走和靦腆感謝,Joan的打氣,和Sana一起越海而來的項鍊、煙斗的擁抱…我在Camp裡常常被形容以Tough, powerful, full of energy,可是我沒有告訴他們,事實上我並不堅強而且好哭極了,特別是他們帶著笑的一句謝謝,不知為什麼總是特別催淚。

這次我不打算寫任何硬梆梆的會議回顧文章予以記錄,既然是畢業典禮,就讓我少一些理性、多一些感性吧。人群走空,我坐在餐廳裡看著四周突地安靜,鍋內是止了火不再沸騰的茶色液體,桌上是橫倒亂散的菜餚紙屑,一切動作與聲音與光亮都靜止了,爾後就是深深落下的垂簾。

我向煙斗說,APNG Camp像所國際化移動版的迷你校園,我們在裡頭認識朋友,一起聽講、討論、爭議,一起度過無數個吃飯喝茶休憩的美好時光。同行的夥伴裡偶爾出現令人眼睛一亮的晶燦星子,偶爾也會有集足了唾棄鄙視的惡草出現;有人入學,有人畢業,有些人我們時時刻刻放在心裡,有些人我們恆常想念。好好壞壞的拼湊起來,就是一幅關於青春的記憶版圖。

我在這裡體驗過非常美麗的部份,經歷了伴隨責任而來的一切疲憊,也遇見了生涯路程裡原本不可能邂逅的人。風塵僕僕走了兩年有餘,終於在昨天,以「畢業」作為收尾。

Thank you, APNG Camp.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