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0, 2005

離校前夕-3

研究室2
兩年沒有乾淨過的研究室專用桌。下一任主人,是誰呢?

離校手續倒數最後一天。

一大早,頂著三十幾度的高溫,把所有打算捐贈後進的書籍全部扛入研究室裡。這些◎◎研究叢書本是承師而來,原本即為無料取得,當然不敢販賣牟利,但鎮日堆在家裡生灰又似乎有愧師恩,多番考量之下終於決定把它們全部放入研究室,多少幫學弟妹們省點買書錢和影印費。只不過,才剛把這些書籍一字排開,並將所剩不多的資料、小說置入提袋,幾個小動作卻已經把我熱出滿身大汗;桌面是清空了,身體倒油水滿載,可狼狽的。

確定研究室裡沒有任何遺落物後,我帶著一串四把的鑰匙和門禁卡前往系辦。費了好一番功夫將圈輪轉開,要取下四把鑰匙時突然有些猶豫,想想從鑰匙交出的那一刻起,研究室和我的關係便得進入新的階段:從此之後不再是想不想進去的問題,而是即使想,也再進不去了。無論畢業離愁怎麼難分難捨,行政體制總會以最直接了當的方式劃清關係,像抹不去的鋼印,烙下了就沒有折返可能。

我還猶豫著,眼前卻是助教深鎖的大門,原來所辦與傳院助教雙雙請假,一切手續須待明晨再論。白跑一趟,渾身熱汗,濕黏黏的好不膩人,我卻有種鬆了口氣的舒緩。既然如此,就讓我和它們多處一天吧,我把取下的鑰匙套回了圈輪裡,銀色的鑰匙在手中碰撞,擦出清脆響亮的叮叮噹噹;這是鑰匙圈裡最後的喧嘩,明天過後,一切都會走入靜默。

離校手續倒數最後一天,原本以為今天完全做了白工,結果繞至影印店確認裝訂速度時,卻出乎意料地發現,頂著我名字的論文已經大功告成,端端正正地躺臥櫥櫃裡。在徵得老闆娘同意後,我先取走了四本,兩本夾上感謝函分寄給口試委員,兩本則預先帶回家分散重量。看著手裡沉甸甸澄黃色的論文,那種「啊,果然是最後」的感傷,慢慢地泛了開來。

離校手續,倒數最後一天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