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6, 2005

非旁聽口試心得

20050714 075
口試完第一件事:假道學七劍歡唱派對

口試過後第一天,整個人陷在一種虛無飄渺腳不落地的情緒裡,久久抽不了身。我不知道這是過度緊繃後的彈性鬆弛,還是侵逼至極點時的自然反抗,總之我蜷曲在暌違多年的懶散氛圍裡,既不著村也不尋店,整天在原地發呆得怡然自得。只不過,之前已經寫了幾篇隔岸觀火的口試旁聽心得,自己親臨現場所感受的顫慄、焦慮和有趣,實在沒有理由缺席。所以雖然現在的我其實一點都不想讀書、不想觀影、不想聞樂,更加不想談話,但獨獨在記事上這點上,怎麼都得持之以恆下去。

其實我的口試準備期間非常充裕,這一切都得歸功於六月初某日踏入研究室時,赫然發現室內眾友三分之二都已經完成初稿作業,讓當時才剛完成訪談正打算放兩天假休養生息的本人大驚不已,次日起立刻謝絕一切娛樂社交行為,開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拼起研究分析大業。多虧了這種正向的同儕壓力,我最後在兩週內交出完整的論文稿件,頗有成就感之餘,還硬是讓女神老闆花容失色了好一陣子。

只可惜,這種理想上的充裕並沒有反映在墮落研究生的實踐行為裡。套句女神的名言來說吧,「人是欲望的動物」,我要是真能成功地向慾望宣戰,大概也就不必花上足足一年來寫完卯足勁三個月可以拼完的作品。當然不可能,畢竟我不是出世的修道者,更不是杜絕慾望自笞以荊棘的苦行僧,何況這一年來飲食男女貪嗔癡一項沒錯過,怎麼能寄望我妥善運用預料以外的餘裕提前準備口試?

正因如此,我論文雖然在三週前已經搞定,但是口試的準備工作還是硬拖到上個週末才動工,而且邊做邊逃避,老是幻想著哪天可以在睡眠中夢遊症似地把一切搞定。然而幻想的遙不可及一如目標、承諾、誓言與計劃一樣飄邈,所以我最後還是只能自己捲袖口紮亂髮,在PPT裡編輯出一張張的彩色圖樣。大功告成之時,已屆口試前日,我匆匆唸過兩遍就上床美容去了,只有焦慮、緊張和惡意的預感依然灼灼發燙。

七月十四,口試當日,六點起床完成一切裝扮事宜後,遵照美聲男的建議叫了計程車一路吹冷氣到政大。忍著心痛掏鈔票坐計程車不是沒有原因,最近天熱日頭炎,七早八早已經掛了個亮燦太陽在天上;平時滿身汗氣也就罷了,口試時總不好臭燻口委罷?更何況做作如吾等,遇此重大場合必是男著西裝女繪濃妝,眼線睫毛足足是平日三倍長,發起汗來怎麼得了,必然是一副黑瀑縱橫人獸走避的恐怖樣,再怎麼慳吝也不敢冒這個險啊。

到了學校後,在口試天后LP的協助下完成桌椅組合與儀器檢測,我還現場演練了前半段請他鑑識。後來張狼、鵝母、巨乳相繼到場,幾番折騰後終於都在口試場裡坐定,口委們也陸續在十點左右抵達。原本有點擔心不知如何和口委老師閒談,想不到真是多慮了,主持的外校老師健談至極面面俱到,硬是和場子裡眾人都談過一回,還盛讚了正在玩弄煙斗的張狼工作有效率,場子氣氛登時緩和不少。

開始前,口委老師翻著口試本對我說,「欸,你的名字我有印象耶」。我點點頭,眼神充滿感激,七年前我大學甄試時,這位口委正是當時的主考官,雖然我入學時老師已經轉調他所,不過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們當時問我的問題。高等教育的開始和句點竟然都遇上了同一位老師,想來是天意。

口試的氣氛我自己其實不太記得,總之我落落長說了一大堆,而且中間穿插的圖片與特效不少,事後還換得口試紀錄王林公一句「太多沒必要的華麗綴飾」的數落。不過據同學們指出,原先大家擔心我會一臉殺氣騰騰的表情顯然是多慮,因為我從頭到尾邊講邊笑,歡樂無比。此外,也不知道是買對餅乾還是放對了搞笑照片的庇蔭,總之昨天口試場子出乎意料(又或者是應了靈玫師的預料XD)和樂融融,雖然我回答得像沒答,老師出來叫人時又被抓包正在門口拍照,還被取笑該不會現場要上傳口試相本云云,不過幸好不至於讓在場口委們後悔放行。

當主持的郭老師宣佈「恭喜你合格」這句話時,我在滿臉感激的答謝之餘,彷彿聽見腦袋裡傳出「嚓」的一響──燈火盡熄,帷幕垂下,這個運作三年的研究生腦袋,原來也該到關機的時刻。

有人開了門,七月艷陽天,光芒最是耀眼。這會兒迎光走出去的我們,就再也回不了頭了。口試是最後一道關卡也是啟程處,是永遠不回頭的前奏與餘韻,是句點,也是冒號。

研究生三年,終於走到了最後一章呢......

*口試結束立刻直奔中華新館舉行「假道學七劍歡唱派對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