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 2005

研討會心得

煙斗72變-非禮勿聽煙斗
研討會,始終都是聽與不聽、信與不信的兩難。

昨天下午去參加了政大傳院舉辦的研討會。參與的目的主要是基於捧自己人場面的一番美意,再加上我對Blog這個主題有些興趣,於是就和研究室一干人等冒著三十幾度的高溫上山。

坐在研討室裡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上一次聽研討會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了?最後的記憶似乎是LP在世新發表那篇美得不像話的浪漫論文時,算算到今天也已經將近一年,果然時光匆匆。我一直沒有很熱衷於參與學術研討會,一來是因為學術論文的體裁格式硬得不得了,與其用口頭闡述還不如付諸文字清晰明白(而且很多學術中人真的是說不如寫、寫又不如不寫)。二來,研討會要不是大家立場齊一相互吹捧的彌撒禮拜,就是彼此放箭卻總對不上準頭的武林陣,我在旁邊聽了常要犯耳鳴或冒冷汗,一個下午下來只會得著一個累字。因此研究生三年,聽過的研討會屈指可數,而且大多是基於友誼的力量使然,是以除了午茶與鼓掌時特別熱烈之外,其他時間我大多都只會用銳利的眼神緊盯著螢幕或講者偽裝沉浸貌,其實卻把腦袋抽成真空狀態。

昨天我倒是很認真的聽了Blog 和IM那場,一方面如前所述是基於友誼的迫害,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自己也在用blog,對這個話題自然比較關心一些。而整合一個半小時的聽講,我大概歸納出幾點「感想」;要先聲明的是,我的感想通常與研討會中流動的資訊所得關聯薄弱,所以如果你期待看到研究成果,請自行到網站下載內容(不過若想認識其中一位「憑窗對看」的發表人,我可以代為牽線):

第一,Blog與公共領域。

老實說,我壓根不覺得Blog應該被視為公共領域的實踐場域,也常常困惑為什麼只要有新媒介出現,就有人要強加以「公共領域」的概念?這當然不是他對我錯的問題,只是反映了我們對於網路或媒介根本上的想像之別。對我來說, Blog上的書寫是非常個人的觀點,不論討論的主題再怎麼涉及「公眾」利益,他依然只是一種私我的延伸與反映,所以單一的Blog有沒有可能成為公共領域,我個人以為機會微乎其微。或者你可以把視野拉大為泛指整個「Blog界」,並且定義裡頭眾聲喧嘩的情形為公共領域的實踐,如此一來或者可朝此一理想稍微逼近,但別忘了那呈現的場景可能只是汪洋大海裡頭無數「少有對話的孤立島嶼」。所以相較而言,第二篇論文的「私語登堂」之說就比較對我的胃,起碼他點出了Blog中以「我」為尊的概念。

不過就如本段開頭所言,研究取徑反應的是我們對Blog、媒介,以及「公/私」領域想像之別,沒有是非對錯優劣好壞,只是揭櫫了不同研究者的潛在立場差異。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越來越不在意論文的結果貢獻,而是喜歡從對方持具展現的立場回推,然後拼湊出這個人對網路、實體世界與生活的想像。雖然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有暫時的愉悅滿足,當偵探的能力值也會增加,意者請嘗試。

第二,學者與現象的斷裂。

這個場次很有趣的一點在於,當天的發問者幾乎清一色是學者,而且大概都有些年齡了。我猜他們大概都很少使用Blog(應該是幾乎沒有吧),IM可能基於工作需要但非溝通管道,所以很多現象對他們而言已經完全斷裂,或有耳聞但不知其實。這種情形的風險在於,當他們評述論文的時候,只能循經最基本的論文結構下手,或是針對理論的缺失進行補充,至於現象存在的其他意義或影響,則往往在討論中缺席。

學長對此炮火轟轟,我倒沒有那麼激動,我比較害怕的是,會不會有一天我也走上這條路,發現自己好不容易搬藏了千磚萬瓦找到出口,卻只是另築圍城困囿其中,和現實世界裡一切事件斷裂而遙遠。我可能還是可以隔岸觀火並且長篇大論,只是我已經感覺不到灼燙也根本不會痛,我說的一切都是離我遙遠的世界,而我安然坐守在塔城中。

我怕的是這一點。我不太在乎他們怎麼樣,可是我不想變成那樣;做網路研究一旦變成那樣仙風雲體地事不關己就完蛋了,我希望我不會變成那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