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6, 2005

旁聽口試心得(3)

天壤之別
跟口試無關的聚餐照:本桌最長手與最短手的天壤之別...我的手指真的很短...

這兩天台北天氣炙熱非常,我總是在踏出房門三秒後就陷入全身汗雨的苦境。更慘的是就算冷氣機二十四小時嗡嗡作響,身體周遭的溫度仍然不夠冰涼。在這麼熱的天氣裡,我其實巴不得每天臥床放空,不過昨天在友誼相挺的考量下,還是非常義氣地冒著日頭出門,到校旁聽本週唯一的一場口試──巨乳精的碩士授勛大典。

我要在這邊不留情地吐一下槽,巨乳精絕對是我們研究室裡最擅長製造緊張氣氛和懸疑效果的碩士候選人。口試前諸多細節都焦慮過一遍也就罷了,還三不五時以退為進大肆進行自我貶抑,好像要是多稱讚論文一丁點兒它就會消失不見似地,搞得我們也跟著七上八下冷汗直流,為了他的口試場景多操了好幾天心。幸好最後結果證明,一切都是多慮;巨乳小姐論文還被用以與村上春樹相比,替他捏冷汗還不如替他計算將來出版的稿費報酬率。

不過最令我驚訝之處在於,這些比較年輕的學者教授似乎都很期盼見到打破傳統格式的論文出現,無論是對張狼不夠大膽的指摘,還是對巨乳明明想村上又時時自制的抱憾,都顯示他們似乎正在期待某一種具有革命性的文體。當然這很讓人開心,因為它意味著也許有一天,我們書寫時可以不必再計較格式體例及其種種。然而,這裡頭也不是全然沒有風險,不然回頭想想他們那麼期待卻不敢自己動筆的理由,大概就可以窺知端倪。將來到底會不會有革命或轉變,我也不知道,大概一半一半吧,起碼眼前還是有某種學術的社會化過程勢無法擋,而我們也尚未有幸親睹英雄血肉模糊阻擋巨輪的壯烈風景,那就再等等吧。

另外值得稱道的是,巨乳精口試的臨場反應穩如泰山,用詞文雅細緻之餘不失禮節,平常台面下的暴走上了桌後一律成細語輕笑。雖然他還是偶爾會耍點自嘲,不過比大家之前捏的冷汗少萬分之多,是以瑕不掩瑜,依然答題有風,實在值得掌聲鼓勵(另一個更應當鼓勵的是之前被謠傳成冷血當人手的無辜口委…)。

還有,口委們不虧是口委,引經據典之餘還精通各地方言,一句「兩頭不到岸」(粵語)當場把旁聽生們搞得一愣一愣,最後果然也不負眾望地成為當日名句經典,屢屢為研究室眾人濫引浮用(快內爆了…)。我後來忍不住開始暗自祈禱,我的口委怎麼評論都不要緊,但請千萬莫引方言來明示暗喻,尤其拜託不要引我破得要命的閩南語,否則我可能需要現場聘請臨時翻譯。報告完後我通常會自動放空,方言的混入會助長我墜落的速度,拜託莫用。

拉拉雜雜一大堆,總之就是要恭喜即有可能成為下載率至高女王的巨乳精:

恭喜了!巨乳大碩士。

*哈哈哈,巨乳大碩士聽起來好像黃色小廣告或是成人片的COSPLAY主題
**其他口試心得:(1)桃花篇(2)張狼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