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31, 2005

煙斗旅遊花絮-1

迷你豬
竹居茶樓外遇見的巨無霸迷你豬。


上週煙斗來台,我帶他回嘉義一趟遊玩兼拜碼頭,週五回北部後又有飯局兩攤,今天才終於有空開筆,好好贖還一下Blog書寫荒廢已久之過。

前幾次煙斗來台時受限於時間問題,我們多半只在臺北縣市近郊遊走,然而台北怎麼玩總是有膩的一天,再不開拔到北部以外,只怕破壞台灣福爾摩沙美麗無限的美稱。而且一二山遊台灣的美景始終不能錯過阿里山,湊巧阿里山在我老家嘉義近郊,小火車開著開著還會通過我家巷口,乘此地利之便卻不帶煙斗去玩玩,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所以才促成這次嘉義/阿里山/台南之旅成行。此外,更重要的關鍵是我家爹娘特別交代,赴日前務必要將煙斗帶回嘉義給家人鑑定,將來才能冤有頭債有主貨物傾銷有處去...XD。

正因如此,回嘉義的行程與聚會約莫月前就已訂下,煙斗和我家人也分別在日/台各自緊張和苦思應對之道,只有本人一貫神色自若,輕鬆無比只差沒有手持爆米花入場。煙斗方面的準備工作其實已長達個把月,這段期間他還通過了中文四級檢定,而且頗有持之以恆辛勤向學的努力。至於我爹娘這部份,老媽自從大學遭教授嘆氣搖頭,從此對白種人把持的語言就異常感冒,加上她篤信廚藝美食足以超越文化界線,溝通交談這檔子責任向來掃得乾淨,直接就落到了我爸頭上。還好我爸極愛社交,又素以諧星形象聞名,雖然英語不甚流利卻愛講得很,再加上肢體動作豐富,就算語言不能溝通也還可以動作相娛,其他的細節我再翻譯補助一點,應該也還過得去。

不過,如果以為兩方人馬就這樣大剌剌地以肉身相搏,那實在也太小看我爸的諧星本領與籌劃天性;諸多友人之所以甚為期待吾父母與煙斗相見歡的場景,就是因為對我爸可能營造的戲劇效果和趣味點充滿好奇。事實證明,P老爹沒讓大家失望,一個半月前他不知道從哪弄來一本日語教學掌中書,裡頭寫了滿滿的生活對話,所有單字發音還一律以中文漢字、英文字母和注音符號標記,形成「空尼機挖」、「O壓蘇瞇」等火星文比比皆是的精彩景況;我聽得有如轟轟雷響很想回以呱呱,老爹卻沉迷得不可自拔。會面前夜,老爹還特別指示老媽來電查詢日文歡迎的發音,後來雖因繞舌慘遭棄用,不過P老爹的苦心還是可見一斑。

其實這些行為過去都有軌跡可循,中學時家裡接待外國訪客,老爹前夜指示我抄下所有可能問候語,徹夜入房苦讀還偷藏小抄於掌心。次日遇上洋人果然神色自若,邊握手邊溜英文,還風度翩翩笑容可掬,一副說英語也不過就是片蛋糕似地不甚在意。只不過,老爹雖然用心卻並非沒有破綻,通常他自顧自的講完一段後,會立刻陷入自我陶醉的滿意情緒,要不是立刻轉頭得意洋洋的走開,就是萬分欣喜向旁人炫耀方才功績,至於對方回話沒有或回話內容如何,老爹其實並不關心;從他那段話畫下句點的那刻起,英文言說能力業已切換至休眠狀態,多說無益,還不如乾杯來得親近。

果不其然,和煙斗的會面大致如我預測,老爸一開始先嗆了一段英文歡迎詞,然後在路行重要景點時會不時插入英文單字,而且十分沾沾自喜。上了餐桌之後,最頻繁出現的字眼則是「乾杯」一辭,反正互相聽不懂,不如喝酒混得比較熟。而酒巡數回,老爹膽子也越來越大,不只英文頻頻,還不斷試圖闡述自己的日本旅遊經驗,有時興起不待我翻譯就自個兒狂講猛說,若不是主題相當固定,只怕他連過去當兵奇談都要拿出來公諸於世了。一頓餐飯下來,我注意到老爹對話中的三個關鍵字,始終繞著(1)河豚、(2)北海道和(3)乾杯打轉。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老爹看了國興衛視美食秀,對薄如蟬翼的河豚念念不忘,一聽煙斗品嚐過,立刻視如美食導引,每天晚上言必關切河豚動向。再者,我們家只有老爹僅有一次日本觀光經驗,當時去的目的是北海道,餐餐非烤肉即海鮮,特對老爹饕客胃口,從此可以為美食不逐二戰之咎。至於乾杯那更不用說了,這句話的頻頻出現,只是證明我是老爹親生的且DNA沒出錯,也難怪煙斗後來的感想就是,「你和令尊令堂都有像」,家族徽記全烙在舉手投足眼眸顰笑裡。

不過玩笑歸玩笑,想起我爹娘為了和煙斗見面做的準備,心裡頭還是熱燙燙的感動著。我很感謝他們是一對非常開明非常大量的父母,也很慶幸每次被問及「家人反對與否」的問題時,我都可以搖頭欣笑甚至玩笑戲言;這對很多人來說是種遙遠的奢侈,而我何其慶幸可以不必以抗爭或吵鬧來解決。我有一對這樣看重,這樣願意與我珍視的人貼近、熟悉、溝通的父母,我打從心底深深地、深深地感激。

*圖片跟文章沒啥關係,只是因為我媽看到豬立刻去向煙斗告狀,指陳不孝女肖想小豬甚久卻不想負養育責任,不過用的是中文,煙斗聽得霧煞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