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9, 2005

搬家-1

煙斗七十二變-南瓜車煙斗
煙斗七十二變-南瓜車煙斗。比起搬家,其實我更寧願被搬走。哈哈哈。


雖然離租約到期尚有兩個月的時間,但在考量長居此地七年下來累積的可觀存貨,以及八月以後還得處理簽證、出國和Camp事務,未免到時陷於花型蠟燭多頭燒的困苦,我決定提前開始著手搬家的前置作業。

所謂的搬家前置作業,其實不外乎分類、打包與處置三個動作;末者還可依照親朋好友的需求和將來規劃,再區分為販售、餽贈、遣返或回收。這些程序說起來都不複雜也不艱難,但偏偏就是非常細碎與繁瑣,零零散散地堆得滿地都是,一時半刻根本不能清除掃盡。不幸的是,我又是一個特別討厭拖延遲宕的人,任何沒有辦法迅速解決的事物都會招惹我的怨懟,在面對這樣漫天遍地無處不可不清又無處可以搞定的搬家碎屑,惱人程度簡直如下煉獄。

然而再怨也沒有用,誰叫我在這裡住了七年,又無時不刻不在囤積青春的大小物件,最後搞得每一處都是我的延伸,都記錄了某段情境下的喜惡思維,也因此全都染上濃濃的我的氣味,使得拋擲更份外成為一種考驗。可是怎麼能不拋呢?不拋的話意味著我將帶著一個鐵架衣櫥、八個置物櫃、一座活動的木製小置物架、三個書櫥、一張小茶桌、上百本書千頁講義、堆起如山的衣服,以及十隻大大小小的趴趴熊,或是返家或是出國,或是被逐出家門或是被關稅課爆,怎麼能不拋呢?我雖然真的很不願意,但始終還是得捲起衣袖打理一切事宜。

頭一件任務就是要從萬物堆中清理出不放洋但必須遣返的物件。

幾天前我已經先至郵局打聽學生包裹的優惠事宜,意外發現雖然各地郵局都接受學生包裹送件,但專用紙箱似乎只在學校隔鄰的郵局販售。雖然怎麼想都覺得這套邏輯有點破綻(外宿的學生不是學生嗎?),不過我還是趁著今早到校送講義積陰德的同時,順道繞至校門口的郵局買了一個「學生包裹專用紙箱」,然後再全身汗臭地拎著尚未立體化的紙箱搭車返家。

2號的專用紙箱尺寸不小,我拿來放了棉被套、三雙鞋、少穿的冬衣和獎狀冊,裝成滿滿一包,若是純放書的話大概可以放三十本左右。然而缺點就是不好買,我總不可能一次從學校扛四五個紙箱回家吧?礙於此擾,我的搬家作業看來有好幾批可分,而今天的成果就是打包出一個十多公斤重的紙箱。我先是仔細地用寬粗膠帶封口,然後拿紅塑膠繩打了幾個緊結,才剛封上郵局提供的運送單後,窗外也響起雷聲轟隆。然而遣返作業豈能因大雨而歇?我雖不甘願,還是不得不扛起十多公斤重的紙箱,辛辛苦苦走幾層樓梯下樓,冒雨往郵局奔走。

我不知道任重是不是可以道遠,但是本人負重時絕對走一呎罵一呎,殺氣騰騰有如剛完成分屍大業正行毀跡滅蹤的反社會份子。今天我就一路上從自己熱愛囤積的習癖到房東不蓋電梯,以至於郵局遙不可及都數落過,才好不容易完成第一回的遣返行動。

坐回房間時我已經全身汗濕,雙臂有沉壓的紅印和小處劃破掀起的白皮,望著望著突然想起多年前搬遷至此的情景:當時行李少,又託了親戚朋友幫忙,走不到一兩回已經安然在房裡吹風。那時扛物頂多兩箱就是極限,遑論有任何搬抬組裝的餘力可言。然而七年過去了,我在這裡不但積累出物件、築構了回憶,似乎也養出一雙比較強壯的手臂。這些年來我扛過電腦主機、扛過鐵架衣櫃、扛過衣箱木櫃,扛過四十公斤的行李和現在幾乎絕種的19吋CRT。每一次我都扛得滿肚子幹意,但總歸扛入、扛出地成全了人生裡的一種安定。

我猜我大概會一個人完成這次的搬家事宜。我將會包裹起一落落的過去、扛出一箱箱的回憶,用這七年來我成長的氣力,親手為那些行過的累積的遺忘的擦肩而過的倉皇失措的碎不可拼的收拾清理,寫上封緘,揮別。然後,就是新的扉頁。

如果那時扶不起的而今輕易,是不是代表我比過去,又更多了一點堅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