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 2005

十分

這次煙斗來台灣的時間比較匆促,所以為了要到哪裡遊蕩這個問題,我上網路找了好久還是不能決定。後來在R學長的建議下,決定放棄原先的「內灣」行程,改循上次去九份時的線路,但在瑞芳轉車前往十分、平溪一帶。先問清了交通路線,又查了幾個網站之後,旅行計畫就大致底定。

五月二十三日早上,煙斗和我從台北車站出發,花了大概四十分鐘的車程抵達瑞芳。才剛下車,對面月台一輛畫滿天燈和沿線風景的特別列車映入眼前,果然就是學長之前耳提面命的平溪沿線小火車。因為車站不大,再加上又非尖峰時間,所以只有一個站員身兼多職,忙著剪票補票的,要買周遊券的人就得在旁邊晾著。有趣的是,在等站員剪票的時候,猛一回頭竟然看到了日本諧星宇藤(就是口袋餅乾裡頭那個河童頭),身後還跟著一隊攝影人員。我雖然認得他但是想不起名字,立刻轉頭跟煙斗說,「那是那個…那個口袋餅乾的怪頭…」。煙斗雖然眼睛亮了一下,還回了一句「真的欸」,不過他也想不起怪頭的本名叫什麼。

折騰了好一段時間,終於匆匆趕上平溪線。因為人不多的緣故,我和煙斗就佔了車廂最前面視野最好的位置,順便研究剛拿到的平溪沿線地圖。整合地圖資訊和學長的建議,我們決定在十分、平溪和菁桐幾個地點下車,然後再步行前往距離最近的風景區。這個計畫原本非常完美,啟程時煙斗和我也都抱著萬分期待的心情,不過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還沒有料到,稍待不久我們會面臨鐵軌逃亡和無人車站搏蜂記這樣的驚險刺激。

20050523 027 頭等艙的景色像坐雲霄飛車

小火車開動後,接連穿過了幾個短隧道,路邊的景象也從車水馬龍的街景逐漸轉為山林綠意。我有點驚訝的發現,頭幾個車站幾乎都是人跡杳然;車站沿山而築,顧望四周完全找不到其他的建築物,連路在哪裡都看不出來,唯一的交通似乎就只能仰賴這條一個小時一班的火車路線。看不到人,當然也沒有商家居宅可言,火車一直走到了十分,才終於又聽見人聲喧嘩。

20050523 033 十分車站遠眺景

從十分站下車後目的地當然是十分大瀑布,只是一開始沒想到路程那麼遠,上坡下坡硬是走了半個小時,才終於抵達觀光服務站。說是觀光服務站,不過除了兩個熱心的替代役男之外也沒別人了,連咖啡廳都只剩下招牌,亂冷清的。從觀光服務站領了導覽之後,沿路過了兩座吊橋和眼鏡洞瀑布,循著鐵軌往前一段,才終於到達十分大瀑布的據點。可能因為是非假日的關係,不只遊客零星,十分大瀑布周邊的咖啡座、餐廳也都大門深鎖,除了瀑布轟隆衝下的聲響之外,實在是安靜又寂寞極了。

20050523 058 十分大瀑布,果然是十分大

十分大瀑布的景象還算壯觀,唯一可惜的是,管理的人員雖然刻意在週邊做了許多擺設,但跟瀑布的自然景象不太呼應;而且猛的轉過身突然看到幾個雕像立在後頭,感覺實在分外詭異。不過,大瀑布前的空地倒是一個很好的納涼點,尤其瀑布入水激起的水霧不斷,打在身上冰冰涼涼,正好可以一解炎夏步行的暑氣。可惜一離開瀑布前,沒多久又是滿身汗,夏天果然近了。

真正的重頭戲在出了十分瀑布才上演,剛才頂著太陽步行三十分鐘的疲憊還沒消盡,一出瀑布又得面臨向左向右的難題。向左走?大華車站,步行二十分鐘。向右走?十分站,上下坡數個,步行三十分鐘。雖然兩邊都絲毫不討喜,可是站在一個前面只有鐵軌和山林的地方,多不討喜都得強迫中獎。最後我們選了看起來比較接近的大華車站,轉頭沿鐵路行進。一開始還好,還是尚稱寬闊的鐵軌小路,走著走著難題來了,隧道出現在我們眼前。煙斗和我面面相覷,走隧道有兩個問題:第一,隧道烏漆抹黑,兩個人就算手牽手抱在一起還是恐怖得很;第二,恐怖也就算了,要是走著走著,火車正面迎來怎麼辦?明天報紙會不會出現小情侶臥軌尋短的頭版?害怕歸害怕,路都走了一半,再回頭也不見得會比較快,怎麼怕都只好硬著頭皮就鑽進去了。越走、越快,出隧道的時候速度簡直像在賽跑似的,擦擦手,我和煙斗都嚇出了一身汗。又過不久,大華車站終於出現眼前,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小時一班的小火車。煙斗和我二話不說開始死命往前衝,想不到就在距離不到五百公尺的地方,火車轟轟開動。我雖然很想學我的野蠻女友奮力一躍,可惜小火車用的是自動門,跳上去只有撞壁再跌下來的份。眼見無力可回天,煙斗和我只好閃到一旁,揮淚送火車離開……。

差了那五百公尺,我們得多在大華車站苦等四十五分鐘。大華車站跟十分景色兩樣,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車站右邊是三戶鐵門深鎖的民宅,左邊是水泥堆起小月台,連車站都已經廢棄多年,牆壁上刻滿了誰愛誰和誰幹誰的塗鴉。左也無人,右也無人,煙斗和我一個躺一個坐,開始閒聊自拍混時間。四十五分鐘不算短,尤其中間還一度發生怪蜂死追著我的外套跑的意外,後來只好把外套丟在遠處的樑柱分散蜜蜂注意力,讓牠繼續跟金釦子糾纏,我們則逃到另一端避難。

四十五分鐘,我們把日本和台灣的學制聊過一遍,又聊到煙斗的未來規劃,連K大錄取標準都分析了,回程的火車終於出現。因為天氣實在太熱,我們決定先跟火車返回瑞芳,再繼續搭同班車往菁桐。昏昏沉沉往往返返,到達菁桐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多,這個周邊有礦業生活館、太子賓館和老街的小城照理說應該很熱鬧,可是走出木製車站,除了幾個店家爭相出來叫人買冰之外,簡直像進入夏眠狀態一般,連礦業生活館都因適逢週一打烊,更別提周邊幾個大的餐廳茶坊。

煙斗和我在這裡胡亂吃了簡單的麵食果腹,沿著礦業生活館繞了一圈後,又走到下方不遠的鐵橋。從鐵橋轉身回望,依山而築的屋宅起伏盡入眼前。每一棟都有赤裸裸的紅磚瓦,有褪了色的鐵皮頂,有灰沉剝漆的泥牆。店家的老闆娘說,你們要假日來才熱鬧,這裡平時幾乎不開張。我忍不住想,是不是除了假日之外,這裡的人們就全然被遺忘?在假日被消費殆盡和喧嘩湮沒,在平時則只能孤獨瘖啞?列車啟動前我回頭最後一瞥,炙熱的夏天、沉靜山城,老人行路踽踽緩慢的動作,商店鐵門深鎖,癱睡著的老黑狗,下午四點的菁桐。

上車前,我告訴煙斗,「這座小城好寂寞」。

20050523 072 山城午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