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0, 2005

口試

煙斗七十二變-花團錦簇煙斗 預祝眾友口試後前程似景...


經過幾個星期的商議、邀請、魚雁往返之後,研究室團隊的口試名單與日期大致底定。拔得頭籌的是論文早已劃上句點,卻礙於工作繁忙遲遲排不出口試時間的王大記者心地。根據剛剛接獲的消息指出,王心地的口試時間就在今天下午;日一西落,三娘夜審的大陣仗就即將登場。到了下個星期還有專司體育新聞研究的金桃花出戰,然後依序是張狼、巨乳精、小針偉、金光鵝,最後是我,我們一個一個都會離開這裡(LP你的時間會插在哪裡?)。

我向小針偉戲稱,七月中輪到我的時候,背後已經空曠無跡,光想著背脊都要竄起一股寒意,那情景真夠淒淒慘慘悽悽的。不過事實上,我在意的並不是口試順序,而是研究室的即將冷清。前幾天看著金桃花忙於口試手續的申請,突然意識到研究室馬上就要少去她的身影;一起消失的還包括她從不隱藏的甜蜜熱線、貼滿球星肉塊的書桌鐵櫃,以及那些瑣碎的戀愛苦惱、整型傳奇、追星奇遇…那些曾經喧嘩而繁麗的點綴,都會隨著她的離開逐漸沉寂。然後,然後一切又重新回到單調的日子裡。

她走了以後,還會有更多人依序離去。那個曾經被嫌過吵、被嫌過髒,被嫌過灰塵漫天搞得人全身過敏,噪音又從來不停歇的地方,再不久就會進入史無前例的寧夏了。它將會變得蒼白、整齊、光亮、清潔,彷彿我們銘刻在此的所有時日與回憶都已經磨蝕盡透,它會一切如新。然而一想到它將變得如此安靜,突然就覺得又寂寞又遺憾,還真有點希望它可以這麼繼續吵鬧髒亂下去,讓我們在裡頭讀不下書寫不出文章,但卻能化出奇怪的濃妝、拍下詭異的搞笑電影,然後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在研究路上孤獨踽行。

想是這麼想,但是當然不可能了,因為口試比畢業典禮還要具有揮別的意義;畢業典禮結束後我們還會回到研究室,口試告終後就只剩下分離。再來只會有越來越多的告別聲音和遷徙,我們也不會再回到這幾年的心情。也是因為如此,我想我大概不會去看誰的口試,除了因為自己的論文還在匍匐前進,硬得加速鞭策之外,也是因為我實在不想進入那個美名為審查,實則為離別的場景(不過巨乳精的我是會去聽的)。

說再見,其實是有點讓人寂寞的呢。

*預祝王大記者口試順利畢業快樂,也恭祝金桃花魅力無窮口試委員無法擋,快速過關。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