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6, 2005

碩士袍

煙斗七十二變-畢業煙斗
煙斗七十二變-畢業煙斗

一說起畢業典禮,除了前文提及的花束場面戰,另一個讓我心懸不已的就是碩、博士們的披肩。我和同學以前常常笑稱,那條比大學生長一點又花俏一些的後披肩,就是我們耗磨青春的印記,也可以說是對數年學費的滿額贈禮。碩士生的披肩是一條繡了有色緞帶的長掛,據說叫做智慧袋。智慧袋的前頭會烙個梅花印,背上則有半垂的U型布拖曳在後,長掛上各色不一的有色緞帶,則標示出研究生消耗青春的系所。

我稍微注意了一下,政大裡頭可見的長掛大概包括灰、黃、紫、白四種。黃色為商,紫色是社科,白色則是文學院的表徵;至於灰色代表的到底是理學院亦或另有所指,我就不清楚了。而傳播學院雖然是政大的大院之一,但在學術領域上的劃分始終非常曖昧,好像要歸入文學院也可以,要劃入社科範圍也合情合理。這種曖昧延伸到了碩士袍的選定,便成了各屆班代主動認定的結果,也才有了上屆紫氣華貴,吾班則藍天白雲清泊淡遠的結果。

其實我本來打算乘此曖昧性之便,鼓吹同學這次改借紫袍;一來白掛去年年底已經拍過數回,再披上也喚不回新鮮,二來放眼各校研究生,恐怕沒有幾個人曾享受過讀一所穿兩掛的樂趣,我們怎麼能放過如此合算的造型改變機會?只可惜,掌管碩士袍的老伯有始有終,容不得我們去年白今年紫任意調整,所以最後到手的還是去年選定的白掛。好吧,反正白掛和藍紋相間落在黑袍上,也是一副天晴海藍的景象,無妨。

碩士服的華麗已經不在話下,博士服的氣勢就更加銳不可擋;不但有勾紋、鑲邊,就連智慧袋都比我們還要大一點。而每次望著準博士們小心翼翼地提袍行進,我已經熄滅的學術熱情就會再度萌發(不過也就只有那當下)。博士服真的是很美吶,尤其是英國的博士服,不論是像極貝雷帽的可愛小圓帽,微鼓的折紋袖,或是鮮亮顏色的道袍,其造型之出眾根本就像從舞台走下似地,足以讓我從幾年前第一次看到就念念不忘至今。

而且老實說,過去我之所以想要赴英攻讀博士,有百分之八十的熱情是來自英國博士袍的吸引,剩下的百分之十是因為英近歐陸有旅遊地利,最後的十才是所謂學術衝勁。也就是說,就算把Stuart Hall + Kevin Robins+ David Morley+Matt Hills 等一干人加在一起,還敵不過一件博士袍的魅力(我喜歡角色扮演遊戲…)。

昨天晴空萬里,亮燦陽光在色澤鮮明的智慧袋上倒映出五彩輝芒。智慧袋很長、智慧袋很重,智慧袋的扛負需要力量。我不知道背過智慧袋的我們,是不是從此就能挽負才智、聰明行路,我只知道,身後這幅天晴海藍,將是我們青春路上的一個記號。

*畢業照已經上傳,可惜妖婦團聚時間太少,這次沒有出現驚人的動作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