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4, 2005

畢典前夕

Capture
畢典前夕的暴走

明天是政大的畢業典禮,研究室眾姝都打算攜家帶眷出席。其實我到兩週前都還對畢典有點排斥,一方面是論文仍在龜行,即使碩士袍加身也沒有撥穗的資格,二來繞場之後,我們還得從喧囂走回孤獨裡,參加無證書可領的畢業典禮難免傷情。雖說如此,畢竟盛會難得,再加上這又極可能是學術生涯的最後一站,說什麼也不能輕易錯過,所以同學一開口,我也點頭附和,打算響應明早的校園巡禮。

說起畢業典禮,重頭戲除了黑抹抹的碩士道袍,另一個不能缺少的主角當然是花團錦簇的景象。我上週還特地打電話給非常期待畢業典禮的爸媽,千般叮囑出席時別忘了買花,連包裝的式樣和價格我都一併說清了,滿以為接下來可以坐著乘涼等花送到手上。結果剛剛收到我哥MSN來訊,一劈頭就問我要錢還是要花。雖然這種問話方式實在俗氣得很,不過我滿心想著反正爸媽已經承諾送花,只要出席典禮時不丟臉就好了,我哥如果有誠意換算現金也無妨,不然拿那麼多花也不能當飯吃。

於是我回訊說要現金,順便問了一句爸媽花訂哪家,想不到我哥一副事不關己貌,直說爸媽根本沒訂花,反正又畢不了業,沒花也沒差嘛。我還沒等他說完立刻陷入暴怒,話說畢業典禮送花圖的可是面子而不是裡子,出席時不捧束花在手上,是要我怎麼跟研究室裡逼男友和家人看網站選花下單的妖婦對抗?我雖然意正嚴詞並且再三強調自己如何犧牲青春光宗耀祖,我哥還是一副沒有花不會死的幸災樂禍樣,一點幫我說話的意願也闕如。更氣人的是,他最後還冷冷丟了一句,「你本來不是不想參加?」、「反正又還沒畢業,不然拿證書出來啊」試圖打發,完全不能體會小研究生平時在學術路上風吹雨打孤獨前行,為的可就是黑服上那掛華麗的披肩,以及畢業典禮上大到兩隻手都捧不起的花啊。

火大至甚,我丟出數十個中指圖淹沒版面,完全無視我哥在那頭「1個中指圖扣1元」的警告。一邊丟,一邊覺得真是氣人,想不到畢業典禮的前一天,我竟然在中指圖中浮沈。這真是太黯然了,而且一點都不銷魂!

*雖說如此,明天還是要以華服應戰!敬請期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