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 2005

三種觀點

cute-33
煙斗:好大...的電車啊...

事情是從昨晚的MSN開始的。

R學長昨天本來不知道在樂個什麼勁,突然話題一轉,扯到了周日的紫藤廬講座。我當時以為R學長只是要再次強調他對女神的景仰如何如何,想不到學長說起的是當天有人提及我的論文。在那片刻,我原本一直在MSN上丟著污字髒話的動作倏地僵化,馬上開始追問那是什麼場合、來者何人,又為什麼要牽扯到沒出席的本人?大家都知道我本來就很神經質,研究所幾年下來,更深刻體會學圈樹小風大,一句話四處傳百種樣的恐怖,警戒心早已是從前的幾倍高,對任何風吹草動都敏感非常。

偏偏R學長起了頭卻不知始末,一切消息始自學長的朋友,於是我所有的問號都得轉過兩個視窗並經學長再譯過,才終於能在我的螢幕上顯影。當時經由學長的告知,我得到了幾個相關線索:(1)發言人是N大M所的學生;(2)她問的是我碩一時發表的論文和迷階級的問題;(3)她以(2)向女神提問,然後女神回答說這篇出自我的指導學生。

總歸這些微薄的線索,我苦思甚久還是想不出所以然,一來當時那場研討會觀眾人數不多,二來我的論文光是名稱就很難在學界引起共鳴;一個「傑尼斯」打出來,換回的就是無數人質問「什麼?這也可以做研究?」。再者,我交友圈甚為狹小,可以確定N大M所已經沒有熟朋友。所以怎麼會有人知道這篇論文甚至還看過,實在是讓我又焦慮又好奇。不過正值R學長春心蕩漾,是故始終問不出個所以然,再加上進度卡在眼前催逼,我也只好假裝沒聽過這檔事,專心回到論文裡。

今天一早,C學妹聽到我和同學的討論,迅速跳出來澄清周日的事情真相。原來當時有人問到迷階級的問題,講者之一就在說明之際輾轉提及。我連忙逼問講者的身分,但學妹只記得不完整的名字和系所,不過無妨,有線索就可以求google,而且less is more,我也非常享受從一筆一筆的資料裡拼湊對方身分的過程。果不其然就找到了,而且領域雖然不直接相關,不過我倒是在報上看過他的投書呢。

整合學妹的發言再比對學長日前提供的資訊,新的線索浮出:(1)發言人是C大出身(C開頭的多得很,此次與仙草蜜無關…);(2)發言人是傑尼斯迷,本命不詳;(3)女神除了自承撰文者是目前指導學生,還美言說論文頗受好評(女神厚愛了,其實我當天被批得很慘,慘到事隔兩個月都還有人在別的場子遇到我時跟我說『啊你就是當時被電得很慘的…』。一切都要怪我一時手賤寫到了Bourdieu…),並且指導大家我的名字的正確寫法。下午拿書給女神時,女神也提起了這件事,根據女神的說法:(1)發言人是傑尼斯迷,本命不詳(近畿系?);(2)他對論文投以正面評價,不過在場人士聞名時一片茫然;(3)女神說「這個人是我助理」。

一日心情三震盪,幸好離開女神教室時,原本的焦慮已經一掃而空。不過這件事情還是間接證明了兩件事,第一學界範圍特小,處處都有連結,話就傳得特別快些;而一件事情三種觀點四處繚繞的結果,引發的效應就是百百種。第二,我的被害妄想症和神經衰弱又加重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