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9, 2005

APA吸血鬼計畫

煙斗七十二變-將軍騎馬煙斗 我們需要勇士抵抗APA...

昨天我花了一整個晚上和前半個午夜的時間,耗去一包M&M並且培植兩顆青春痘之後,終於把螢幕上那個名為「論文」的檔案跑過一遍,確定裡頭所有的標點、引述、參考文獻體例一致,勉強可以應付「APA格式」蛋中挑骨的苛求。

弄格式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尤其這個格式不但干涉你的段落字體標點編碼圖表之別,還年年修訂條條新增,看不見的手伸得越來越裡面。現在別說挑骨頭了,它連骨頭怎麼擺、尺寸大小、長短高低、角度光影和墜落的姿態全都納入管轄範圍,好像不把那個倒楣的蛋翻來覆去整死兩三遍,就非常愧對學術桂冠似的。

APA格式昨天刁難我的重點有兩個:第一,引文中的作者姓名與年份註記方式。如果是純粹中文或英文參考資料也就罷了,姓名和該書出版年份丟上去迅速搞定,真正困擾的反而是那些「翻譯作品」;我過去的引用方式是(◎◎◎著、※※※譯,譯作出版年),昨日一核對才發現這麼寫大逆不道至甚,必得改成(◎◎◎,元作出版年/※※※譯,譯作出版年)才對得起腦力勞動的原作者。

要改就來改吧,孰料動手之後,赫然發現這根本是八千里路尋根認祖的浩大工程。一來本地譯作通常只列作者原名,能再附上英文書名已經算是很有誠意,至於原作的出版日期出版地點和出版社等細節資訊,敬請有興趣的讀者自行下海撈針去。二來好不容易跳入茫茫網海,抓著一根浮木名叫亞馬遜,查了半天卻老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一核對才發現亞馬遜賣的通通是最新版本,附上的當然也是最新出版資訊,有些年份甚至比譯作還要年輕,一對照就覺得邏輯上過不去。如果只是矇混還好,但是論文攸關畢業生死,豈能輕易挑戰口委,所以只好認命地繼續沉淪網海,從美國亞馬遜找到英國亞馬遜再找回日本亞馬遜,最後手裡握有同一本書的五種出版資訊,卻依然不知我當初看的首印版本流落何地。

第二,參考書目的標記方式也很讓人悲悽。譯作的問題同前不再贅述,另一個讓人困擾的是英文合輯書中的篇章標記方式,包括哪裡要大寫、哪裡要斜體,哪裡要逗號哪裡要點,一律得照APA格式龜龜慢行(我發明的詞,取其既龜毛又龜速之意)。折騰一個晚上後我幾乎癱死,而這還不過只是前三章的參考文獻罷了。我真不敢想像,要是我一開始沒有預先抄下所有經手文獻,並且一一用紅字標記文中引述人名,現在真不知道會趴在哪個角落嚶嚶啜泣。

痛苦的一夜過去,我現在確定APA這個協會的人一定是由三種人所組成:(1)心機鬼:好用枝微末節的小坑小洞扼殺創意,拐得後生晚輩在學術路上個個一跛一瘸,當然追不上心機鬼,也沒有機會撼動他們的王牌地位。(2)虐待狂:好賞人小鞋,更好欣賞他人行路又血又淚又顛簸的痛楚,慘叫越淒厲越能激起聞者的生理反應;而明知山有虎還向虎山行的我們,則無庸置疑是被APA格式綁架的M。(3)吸血鬼:據說過去有受虐陰影的人將來也很容易施虐,所以我猜這大概就是APA的吸血鬼計畫,先虐待我們取樂,再迫使我們加入施虐行列,然後繼續荼毒新一代的幼苗和稚鳥,讓悲慘世界在這塊貼著學術之名的殿堂裡無限蔓延。

你是不是已經準備好,加入APA一起吸血?

*APA(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美國心理學協會。不知道APA格式是什麼沒關係,反正就算你不是依照APA格式被塑形,也自會有另個XX協會拿格式來框限你。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