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30, 2005

旁聽口試心得-2

友誼的記號2 友誼的力量~

今天一早就出門參加學長的口試。說真的,這場的參與動機純粹是基於友誼的力量,不然我光看他的論文題目就如陷百里迷霧,更遑論細究鑽研或企圖從中理出脈絡。

我常常會覺得困惑,平平都是看「攻殼機動隊」,為什麼我們從裡頭悟出的道理卻如天壤有別?而如果說任何詮釋都是閱聽人就文本連結自身經驗的產出結果,那我便不免好奇,學長的腦袋裡頭到底是塞了金屬鋼鐵晶片,亦或少放一根螺絲釘,才寫得出這樣可能是鉅作也可能是惡夢的畢業論文。我沒有答案,因為我翻開三頁就開始放空;借來以後好像很認真的解讀完全是做個樣子,因為總不好一借到手就丟回原位說謝謝光臨。

至於學長的口試情境,我只能說他非常貼心,起碼考量到老師們晨間食慾少,所以特地選了不油膩的蛋糕和果汁,還帶來滿桌喜餅狀的小點饗我與小針偉,堪稱參與體驗裡最溫馨的場景。只可惜,和溫馨氣氛相對的,是一個接一個力道極重的詰問。我雖然一直對著電腦螢幕上MSN,不過單從台前學長抑揚頓挫和不惜打斷老師發言的激昂,便可以感覺前方十公尺的煙硝味。

整合今天的口試我大概歸納出兩個兩點:第一,沒膽就不要耍反骨,要耍反骨就得有背離世界的決心。其實學長是很有反抗的勇氣的,要怪應該怪我們這些保守派的研究生,幾天前聽聞他不打算做PPT的行為後個個大驚失色,七嘴八舌爭相遊說之下,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做了幾張PPT。雖然在這裡PO實在沒什麼作用,不過我還是要幫他說一句,他其實是很有從容就義的革命情懷,只可惜交友不慎啊(我是不慎之一…)。

第二,研究基本上是一種任性,這個道理人人皆知,但就是得粉飾以深謀遠慮之姿,如是才能說服口試委員相信你的任性合情合理。這大概也說明了為什麼我在前方飄出「時間不夠」的抗辯時冒了幾滴冷汗,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樣的回答頗有學長之風,根本甩去了理性邏輯,完全可以呼應他的堅持,倒也不失為另一種驗證的方式(當然,這也需要勇氣…)。

十多分鐘的閉關討論過去,老師開了門喚學長入內聽候審判,我第一次跟到這麼尾巴的場次,在後頭也忍不住緊張了起來,心底還直罵著老師前言太長何不快入重點云云。所幸,無論之前的戰火如何喧騰廝殺又如何緊張,老師終究還是唸出「恭喜你通過」這句;我在後頭鬆了一口氣,和小針偉用薄弱的兩人勢力鼓起掌來,這是遲來的歡送學長畢業禮──

恭喜了,張狼大碩士。

P.S. 我後來想到,聖經是猶太人寫的耶,所以雖然它是西方思想的支柱,可是源頭乃是系出亞洲啊,這個不知道可不可以拿來辯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