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7, 2005

行前種種:(1)關於打工

煙斗七十二變-煙斗與雪花丙
煙斗七十二變-煙斗與雪花餅(我個人甚愛的嘉義名產,比方塊酥好吃一萬倍)

上週五meeting的時候,帶了一盒蛋捲向老師報告好消息,同時也感謝老師惠賜推薦函以為加持。老師聞訊後萬分驚喜,趁著討論的空檔續問了就學細節,尤其關心我出國後的費用支付問題。沒錯,費用確實是個很大的問題,那天我開了K大信封之後,裡頭除了恭喜合格的薄紙証明之外,其他通通是索費的相關資訊。

簽證和學費的問題還算事小,畢竟之前已經查閱過相關資訊,對價碼分布大概有個底,加上此價和他國就學所需相去不遠,沒有必要太過震驚。真正的問題反而是來自宿舍指南的標價;K大提供三處宿舍選擇,每月起價四萬到六萬日幣不等,折合台幣大約落在一至二萬五間,這個價碼很足夠我包下整層現居住所升格成為二房東。我看得傻眼,東京地價果然一等一的貴,連學生宿舍的價格都可以把人剝層皮來。如果價貴但地近也就罷了,不幸的是上頭所列的選項全都距離校區十分遙遠,通車最短四十五分最長一個多小時,還不包括你步行到車站再步行至學校的時間。面對這種條件,除了咋舌我還真是拿不出更好的反應。

費用是很大的問題,尤其這麼貴就更不可能靠家裡接濟,所以打工在所難免,我毫不猶豫就把申請打工証明列為踏入東京的首要十件任務之一。但是在日文那麼破的情況下,要到哪裡打工也是一個難題;考慮甚久,終於列出幾個選擇並且做了SWOT分析:

(1) 甜甜圈先生:S-對話簡單(我現在就會背了);鎮日與甜食相伴,下班後搞不好還可以免費外帶;得以觀察歐巴桑們的小團體互動,將來出版「甜甜圈社群內的權力與階級差異」研究或「甜甜圈的背後」奇情小說。W-對話太簡單所以無益於日文能力增長,極有可能演變成日本一年只背得起五十種甜甜圈品名的慘狀;貪食暴肥。O-甜甜圈先生正在開闢台灣市場,我可以展現熱情混進該公司成為兩地仲介。T-我學成之時,台灣的甜甜圈先生可能已經熱潮褪盡、門可羅雀。

(2) 吉野家:S-對話更簡單(菜餚不過個位數)、具外帶潛能、可以就近觀察男性勞動者的下班生活,以為將來出版「牛丼的政治經濟學」研究,剖析日本勞資體制和兩者關係預做準備。W-同前,更慘的是還沒有五十樣菜單可背。O-美國牛開放進口,台灣吉野家大有可為。T-可惜多年來它的可為始終不值錢。

(3) 蛋糕店:S-對話簡單,可加強法文發音與片假名解讀能力;鎮日與甜食相伴,呼吸裡都是砂糖和奶油的氣息,人說不定可以變得比較甜蜜;下班後可以免費外帶;可以觀察年輕女性對話中的角力,將來出版「蒙布朗下的心機」,揭開眾女如何邊勸對方吃食邊偷偷把今日所食催吐到馬桶裡。W-肥、遇到小氣老闆寧可看蛋糕壞掉也不讓工讀生攜食逃跑。O-壓力越大貪食症患者越多。T-減肥可望成為全民運動。

雖然我真正想去的打工地點是書店(目的是以霸王之道拜讀村上龍完整作品),真正想做的是小說翻譯,但考量到書店常常有尋書問題,我要是一問三不知耽誤人家求學深造可不罪過,而小說翻譯豈止是當前的破爛日文程度可以搞定?所以一切想望都只能擱下先,現實擺前面才是要緊。

我會去哪裡打工?Who knows! 總之希望大家不會有天在東京哪家泰國浴的店裡遇見我(除非我要出版「十二個泰國浴女郎的故事」研究...)。

*有預感將會有很多篇"行前種種(的幻想)",懶得命名所以賜統稱如題,凡是行前所寫任何跟就學有關雜事一律冠此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