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05

電影:萬惡城市

sincity 出處:萬惡城市

今天下午上完課,火速打了通電話問J有沒有興趣一起看「萬惡城市」。電話接通的時候離下場開演只剩下十五分鐘不到,此刻J還在師大附近閒逛,我也還賴在電腦前,不過衝著「萬惡城市」黑白紅交錯的預告魅力,我們一放下話筒就各自從原地火速前進,沒多久就在影院前碰了面。只可惜,入場的時候還是稍微耽擱了,待我們坐定位時,性變態已經開始對小女孩發出詭異微笑。

雖然錯過了開頭的精采,不過整部電影明快俐落的節奏還是非常讓人滿意。我沒有什麼興趣寫長篇大論的心得,所以只稍微記下我從電影裡學到的三個重點:

第一, 風衣絕對是下半年的流行精品。

這部片裡凡是女人都穿得很少,男人則多半披了件及膝的長風衣。長風衣與暴力驚悚的關聯在於,它一方面可以遮風避雨保暖禦寒,另一方面還可以掩護你滿身的衝鋒槍和手榴彈,此外若有腥風血雨突起,長風衣不僅能夠擦拭滅跡還可以包紮療傷,必要時甚至可以坑人布袋,真可謂一件在手功能多樣,實為跑路與追殺過程裡不可或缺的聖品。更重要的是,長風衣迎風飛舞的衣角若配上英雄悲愴無路的回眸一望,除了帥,還是只有帥。

有鑒於此,我強烈推薦研究室眾友人提早改變下次慶生主題,赫本風算什麼,萬惡城市裡的長風衣才是王道呵。倘若再配上「你這件風衣不錯喔」作為問候語,效果當刻三級跳,嗆辣至極。

第二,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出,而萬惡城市的結局就是人人都是神經病。

這部片裡堪稱為主角的男人都有神經病;他們要不是喜歡喃喃自語,就是妄想症病入膏肓,就連死人頭上插了三指寬的槍管而頸項斷裂,主角們還是覺得冥界的戲謔聲圍繞身旁。而這部片裡被貼上反派標籤的男人也無庸置疑都是精神疾患,否則哪裡來那麼多戀童癖、性變態和食人魔的犯罪案件可以追探。個體的焦慮集體的焦慮構連出整座城市的焦慮,萬惡的淵藪追查到最後,似乎都會有個根柢直指著精神底層的徬徨無依和疏離恐懼。然而,疏離、陌生、孤獨和冷清,原先就是城市先天的本質,且如渦流一樣擴散感染,城市行者除了被吸納同化之外,再無它處可躲。如此一來是不是意味著,只要我們無法自免於城市之外,所多瑪血償天火的結局就只是早晚的問題?

第三, 你憎恨的也是你欲望施加的。

阿伯愛上小女孩跟黃魔鬼凌虐幼女,兩者之間除了一個有「愛」做為屏障、一個擺明了是要洩欲之外,歸根究底還不都是羅莉泰症候群?Marv憎恨食人魔所採取的報復手段,不也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吞噬還吞噬的輪迴遊戲,他在裡頭真的只是為了報復而已,而不是貪戀血腥裡的快感麼?誰知道呢?

萬惡之城很像所多瑪,而所多瑪的覆滅在創世記裡是這麼被記錄的:

「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裡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而遠遠望去,「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創20:24-28)。

萬惡之城太像太像所多瑪,只不過彼時的死亡是由神之天火賜下,萬惡之城裡卻不再仰賴天上的火焰與硫磺。這裡可簡單多了,指甲、拳頭、手臂、長鞭、子彈、地雷、飛鏢、武士刀,處處都開滿血花如火,血氣上騰,也一樣如同燒窯似地,灼灼烈紅。

*附加一提,Devon Aoki真的不美,但是她的輪廓硬是有種讓人目不轉睛墜入裡頭去的魅力。我說不出那個魅力在哪裡,可是看了一眼,就會一直、一直想找她的身影。
**再一提,Elijah Wood繼從可愛童星轉為悲情佛羅多之後,這部片中又很努力的藉由變態形象力求戲路拓廣。不幸的是,我在鄰座高中生的議論紛紛裡聽到這段對話: 「哎呀,那個變態不就是哈利波特麼?」「是喔,難怪我覺得他很眼熟,原來是哈利波特」….ORZ…EW下次演變態還是不要戴眼鏡好些…
***這部片是不是沒有分級?我後面一排全都是國中貌的小男生欸......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