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8, 2005

論文瑣事

cute-14
最後關頭,倒數計時中...

經過了兩個星期和幾位老師數回合的通信,口試日期大致已經敲定。雖然論文還有一半卡在腦中尚未成形,訪談也有三分之一仍待完成,不過先卡下老師們的空檔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些,至少也可以避免屆時有文無人審的窘境。

老實說,我以前都不知道口試的行政程序原來這樣繁瑣,也不知道越逼近期末,老師們的檔期就卡得越緊。還好R學長有預先發出警告,所以我大概在五月初的時候開始和老師討論這個問題,然後上次meeting時確認了大概口試時間,幾經掙扎終於硬著頭皮發出邀請信。還好最後敲下的時間,正好是老闆提出的三選項中最佳首選。那個時候水星還沒退位,也沒有月蝕當空,基本上還算符合「天時」的選擇,至於地利不利與人和不和,只有等到現場才知道了。

偏不巧,我才剛想要放鬆懸緊的神經,突然接到老闆來信。信件的前半部是提醒我敲定日期後,得趕緊向系辦申請並完成各種手續,後半部則是兩段老闆的心得談,大意是說她近日參與兩場口試,兩場都是揮淚不過的悲劇結局。

我看到這裡時已經開始冷汗直流,不禁揣測老闆這段語重心長的發言,到底是種道德勸說還是警告我皮繃著點?抑或,這是老闆在哪裡看到的恐怖預言,百分之百會實踐?除此之外,這封信的抵達時間也非常讓人膽寒,因為它正好是在我花了半小時和煙花女們完成煙燻妝,又即將前往木柵引吭高歌前叮咚一響,好像老闆已經預知我離墮落不遠,特地來函招魂似地,收起來格外羞慚和膽顫心驚。

五月逼近尾聲,六月將臨,算算只剩下一個半月了,待了之務卻依然高疊如山。我的焦慮越來越顯明,而且逐步反映於吃食的熱量總計:算算今天我吃了四包M&M、六條I-SLIM、一包洋芋片和一罐蘋果多酚(這個真好喝),晚上又滿懷憂鬱地衝進白木屋買回蒙布朗和珍珠掃空。焦慮的結果就是肚子很脹但頭腦依然空盪,你說,我的焦慮到底有多深重?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