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05

斤斤計較

20050519 007
"草莓牛奶"的"草莓起司蛋糕"。是的,就是那個不分男女聽了都會興奮的"草莓牛奶",總店據說在永和,原大亞百貨靠凱撒飯店那一面有設櫃。草莓紅豔豔看起來甚為誘人,但是同樣找不出起司味藏在哪裡。

為了交工讀時數表,今早特地跑了一趟學校。一進校園就發現操場上格外吵嚷,路上也多了一落落班服打扮的學生。經過扇形廣場時才注意到,廣場外懸著大大的標語旗幟,上頭寫著「政大七十八週年校慶」,這才知道原來今天是政大的校慶活動日。上了大學以後對校慶活動向來很冷感,除了偶爾會為偷得一天假日稍稍竊喜之外,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參與興致,愛校熱情更是免談。進研究所以後,貪懶和淡漠更為嚴重;在政大三年,這好像還是我第一次注意到有校慶這回事呢。

既然連校慶日期都不清楚,當然更甭提細節活動了,要不是金光鵝碎碎念半天,我還不知道今天會有啦啦隊和掌旗巡場。而一提起啦啦隊,金光鵝的話匣立刻大轉,開始憤恨不平地強調,她剛剛在新聞館門口參觀新聞系啦啦隊排練時,裡頭大學部的小女生個個柳腰纖臂瘦得像鬼,光看就要讓人氣憤半天。對這我倒是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反正新聞系本來以盛產美女著稱,不然電視上那些美豔主播是哪裡來的?而且瘦一點上電視也才襯合嘛,說實在是天經地義的很。

不過請注意,新聞系的女生漂亮,並不等於新聞所的女生也是,兩者之間的落差向來有一些距離。小研究生每天窩在書裡和死人對話葬送青春已經很可悲,如果還要我們站出去不准帶小腹肥臀蝴蝶袖青春痘或毀容,那根本就是不人道的要求。金光鵝聽聞此言大怒,說我這句話要開罪所上眾姝。大人饒命,我那敢啊,只不過是想強調所上女傑個個重腦甚於修容罷了。

只不過,經她這麼一提,我倒是想起了當初迎新的場景:那時候我剛結束英法旅程返國,在歐洲和甜食打得火熱的下場,就是胖到只能穿寬管褲來遮醜。假如自己胖倒也還就算了,偏偏一打開迎新時的教室,迎面而來盡是一堆輕飄飄的女生;手纖、腿細、腰身輕盈,再配上長髮冰肌和輕柔細語,要不是黑板上寫了迎新,我還真以為誤闖鏡花緣裡百花嬌妍的世界。

這個場景讓我目瞪口呆,只能又胖又慚愧地找了不起眼的邊角位置坐下,並且開始焦慮以後要是跟這些皮裡都不知道有沒有包骨頭的瘦子一起上課,是要我如何理所當然的繼續三餐定時、營養均衡?幸好,相處越久,前述各項特質也灰飛煙滅(特別是輕柔細語這點)得越為徹底。我越來越發現這些輕飄飄的女生其實本質都像亞馬遜女戰士,軟軟的表情下個性恆毅,而且比起素著臉裝清潔的單調冰肌,她們其實更喜歡三色眼影五層睫毛膏和口紅唇蜜全都糊上的濃妝。

換言之,我現在已經能夠確定那些纖薄的皮下確實都包著硬骨,而且還蘊歛著極為剛強的靈魂。只是,我始終想不通的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她們竟然一點肥肉也不長?為什麼在我胖胖瘦瘦體重高低起伏的掙扎裡,這些女人卻始終瘦骨嶙峋得這麼理直氣壯? 套句很久沒有出現的LP同學之名言,我還真是不懂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