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05

吉野家牛丼

無印良品海洋深層水

訪談對象大推荐的好用品(喔~我愛訪談~)!!二話不說今天立刻殺去買~加幾滴進入飲用水中可以有助腸胃功能的海洋原液。在無印"貴"品有賣...微風超市也有,不過比較大罐不方便隨身攜帶,沒有這個精巧。

上個禮拜經過站前的時候,注意到台博館附近的吉野家改了裝潢。原本貼滿鮮橘色招牌和貼紙的牆面已經撤下,就連玻璃拉門和方白磁磚也不見了,取而代之是焦茶原木的裝置和擺設。我沒有進去裡頭,稍微在外邊張望了一會,發現店內連座椅都已經全面更新;裡面已經完全看不到過去那種輕簡的木鐵混製桌椅,倒是換上了咖啡館簡餐店時時可見極有質感的彩色軟墊木椅,氣氛也不再是速食疾行的匆促。

這個發現讓我很驚訝,眼前這個精緻設計過的地方,根本就是知多家麻布茶坊之類的精巧餐廳翻版;除了高湯熬洋蔥的甜膩味勉強可以辨識之外,其餘都非常陌生,哪裡像是過去以迅速、廉價和大碗聞名的吉野家?

我有點困惑吉野家為什麼突然大費周章的改裝,而且不改則已,一改就變得氣派豪華,出手闊綽簡直像在搞旗艦店或牛丼博物館似的。後來終於注意到,店外貼了一張大大的彩色菜單,上頭不但有誘人的照片,還打上了久違的「牛丼」二字。我揉揉眼睛,確定沒有看錯,確實是「牛丼」這兩個字,顯然站前店已經打算(或已經開始)「復賣」牛丼餐點。

這可是大大的發現呢!自從美國牛發狂,政府開始限制進口之後,以「牛丼」起家的吉野家無牛可賣甚久。這之間他們雖然改賣過雞鴨也兼賣魚蝦,甚至連豆腐都擺出來招搖過了,還是彌補不了「牛丼」揭開的天窗。雖然遞補用的豬肉丼味道不差,不過每次看到菜單上被白紙糊遮的「牛丼」字樣,再對照餐紙上吉野家開創的「牛丼」光榮時代云云,就不免會有種世事無情人事已非的感慨。少了牛肉對別的餐廳來說也許無關痛癢,但對以「牛丼」立業的吉野家而言,簡直就是末日浩劫。這就好像武大郎賣燒餅但碰上飢荒,李鳳姐賣酒無米可釀,杜十娘賣笑卻長了滿臉的青春痘一樣,全然是天大的夢魘一場。

儘管牛肉風波重重打擊了這家百年老店,但是相較於立刻就棄守日本市場的漢堡王而言,吉野家生命力之強韌,還是不能不令人打從新底佩服。為了度過沒有便宜美國牛肉可用的困境,日本的吉野家開始推出當店限定的特有菜色,以特殊、精製的料理銷售高成本和數量有限的牛肉,繼續維繫吉野家的命脈,同時也繼續保持便宜牛肉料理之王的形容。台灣的吉野家大致相仿,用多樣化的便宜料理來吸引食者捧場。不過比較不同的作法是,台灣以豬肉取代牛丼,料理法則大致相同,日本則是推出各式各樣不同以往的牛肉料理,包括泡菜牛肉石鍋飯、咖哩牛肉等等,打破只有「牛丼」專擅的形象。

無論如何,撐著等還是有價值的,現在他們之所以重掛牛肉招牌,大概是和前不久新聞宣布美國牛肉重新開放進口有關。只不過,我似乎還沒有在其他地方看到類似的宣傳,可能只有在站前的吉野家才買得到也說不定(也可能還沒開賣,不知道,有去吃過的人請分享證言【雖然每次我這麼說的時候,都不會有人回,哈哈哈】)。

話說回來,我當初之所以會注意到吉野家無牛可售的窘境,都要歸功於煙斗先生的提醒。去年八月煙斗來台的時候,曾經望著吉野家的招牌感嘆(看到漢堡王的時候也是),說日本的吉野家吃不到牛肉已經很久了,不知道台灣的吉野家是不是還推出牛丼?我很少光顧吉野家所以其實不太清楚,但是當時只想著「吉野家沒有牛肉哪裡還叫做吉野家」,所以毫不猶豫地立刻接嘴,「牛丼?我們當然有!走,女朋友買給你」,滿心以為可以把握時機宣揚國威。結果一進吉野家我馬上啞口,國威還沒宣倒是謝謝光臨先了,因為無牛就是無牛,胸脯拍到爛也是沒有用,最後還是只能邊吃豬、邊想牛。


不過,如果今天這個發現沒有錯的話,下次我就可以替台灣吉野家雪恥了:

「『牛丼』是吧?有!我.買.給.你♥」

前提是,如果我沒有看錯……。

*日本吃不到漢堡王(BURGER KING)已經很久了,詳見煙斗的感嘆
**今天入吉野家查證果然沒有錯,不過目前只有站前旗艦店供應牛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