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 2005

肥魚

櫻花果凍白巧克力櫻花蛋糕
珍妮翁喜餅之超好吃櫻花果凍+櫻花蛋糕...推推推

肥魚是個很奇妙的女孩。認識她十五年來,我始終覺得她整個人就是積極人生的表徵,不但頭腦機靈反應明快,前衝的腳步更從來不曾歇緩,以致於每次重逢我都會有種見證蝴蝶螁蛹的驚奇,每次我都會親見她不同的姿態翩翩。

我剛認識肥魚時,她是整個樂團的伴奏,只要她輕輕滑動纖長的手指,音樂教室就會有美好的旋律舞昇。當時的肥魚彈得一手好琴,留著飄逸長髮,說起話來聲音細細柔柔的,一派文藝少女風格。那個時候我是另一班的指揮兼口風琴手,雖然也時時與黑白鍵相伴,但單手彈奏的樂音自然無法與鋼琴的流暢滑順相比。所以我常常邊吹邊偷偷望著前方彈琴的肥魚,心裡是滿滿的佩服與豔羨之情。

除此之外,我還在作文比賽遇過她幾次,當時校內大大小小的作文獎項全部由她包辦。我的專擅雖在演講,不過偶爾會去作文比賽溜達,只是一旦遇上當時流行的民主法治、交通安全、環境保育和教孝月等等主題,我只能胡謅兩筆望紙興嘆,然後看肥魚一干人等交出滿滿三頁的文章。我們讀的小學人不算多,常常現身的臉孔就那幾個,多看幾次也就熟了,更何況當時的肥魚還是以文采與美音聞名的好學生,要不認得她怕是也不容易。我記得肥魚總是穿著乾乾淨淨的裙,公主頭別著淺粉髮飾紮得非常整齊,而不論比賽場或樂團的氣氛多麼緊張,肥魚始終都不改氣定神閒的笑臉。

後來我們考進同一所私立中學,而且很巧的被分在同一個班級,所以自然而然便相熟了起來。我們的友誼圈不斷擴大,許多人來來去去,我和肥魚也好幾次鬧得僵硬,只不過始終沒有真正的分離。

中學時,肥魚的形象大變,她用實力證明她的專長在於數字遊戲;解方程式的能力無人能敵,數鈔票的速度則充分展現她對金錢的愛戀,金算盤早已經成為她個人的註冊商標。我們常常取笑說她就是那種平時漫不經心,但是如果錢幣叮咚一聲掉在地上,肥魚會立刻飛撲過去的貨幣至上主義。肥魚不介意,金錢與數字本來就是她人生的兩個重點,與其一窮二白的和文字糾纏,還不如每天數錢來得痛快。

我們非常要好但是興趣專長兩極,曾經是文藝少女的肥魚,後來會把「梔子花」唸成「木子花」。而我的數學成績也在被宣告無可救藥之後,從此每堂課都是醒著睡覺,考試時把方程式當古文背,如果數字換了或對象從兔變成狗,那就只能孤臣無力可回天。這種每天相處卻無法相濡以沫的表現,搞得高中導師忍不住對我媽搖頭感慨,「肥魚和雷秋,一個缺了左腦一個缺了右腦」,而我們缺的那一半,正好都長在對方頭裡。有時我會突然想起過去那個溫婉清揚的肥魚,但看看眼前這個文學造詣嚴重退步、眼睛只有錢幣符號閃爍的財富女,我只能安慰自己人生果然充滿了無限可能的潛力。

肥魚的金錢風格隨著商學磨練越來越鮮明,在其他人還肆無忌憚揮霍家產的同時,肥魚已經開始投身股票操作的行列。那些我永遠搞不懂的曲線圖和股盤走勢,在她眼裡都像普羅米休斯的火炬,閃光之間可以照亮曖昧不明的人生,為無情變動的世局帶來一絲絲的暖意。肥魚曾經想要開釋但我沒有學習的智慧,所以只能懇求她乾脆直接報牌,後來她果然就報了兩支股票和入場時機,我家幸運的發了一筆小財,肥魚也從此被我媽當成股市明星崇拜。

肥魚同時又非常通曉人生佈局的道理。當我還僵持在研究所一事無成的同時,肥魚已經完成ITI一年課程,開始進駐某光電大廠,還頂著響亮的頭銜叫做◎◎工程師。我們曾經約好一起赴英求學,但照著計劃努力的就只剩下肥魚;我的論文無形無影,肥魚卻已經開始規劃赴英的日期。肥魚是個很奇妙的人,我帶她去算命,看相的先生說她三十歲前事事辛苦,但從此後飛黃騰達的程度,卻將遠遠超越一般女孩所能想望;當其他人為家庭、事業、中年危機苦苦掙扎時,只有肥魚會粲粲然笑看前程,只有她會走得俐落爽快。

關於肥魚我一直想找一些貼切的形容但苦無詞彙,直到用金庸占卜算出她的結果,才有種「啊,就是這個」的恍然大悟。肥魚的名字算出了黃蓉,黃蓉是射雕裡靈動聰明的女傑﹔通謀略、反應快、思緒敏捷,而且精於數算,三兩下便能破解瑛姑迷陣。仔細想想,這些年來遇過的人裡頭,除了金算盤肥魚之外,我還真找不到更適合此等形容的人呢。

肥魚其實有個浪漫好聽的本名影射文采華美如翠綠之碧,然而認識肥魚十五年後,我越來越覺得金魚、錢魚、股票魚、期貨魚或鑽石魚,可能都比前者還要符合她的本性。肥魚行得俐落走得堅定,前衝的腳步不曾放慢,笑容卻始終自在安然。如果把人生的起起伏伏劃成座標圖,我猜肥魚的生命曲線可能會呈現四十五度角橫斜上揚,衝入雲端時一點猶豫也沒有;而當吾等還在中段曲曲折折的打滾,肥魚早已經俐落地飛出我們視線所及。

這就是肥魚。認識她十五年,我最大的心得就是--肥魚果然是個奇妙的女孩。

*昨天要跟煙斗形容肥魚時突然詞窮,最後只說了「太い魚」來形容我這個相交十五年來的好友,連「金肥魚」(ゴールデン太い魚)都忘了說。唔,肥魚原諒我,其實你是個好精采的人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