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 2005

同志的世界,果然深的

冰淇淋可麗餅
政大附近竟然出現超華麗冰淇淋可麗餅,三果三餅+混冰塊冰淇淋
不過再怎麼可口,都不若鵝蓋夫婦冒雨外出購買的友誼甜美啊(後面這句是諂媚用...)~


今天晚上我和J到杜鵑晚餐,嘴裡吃的是香濃燉飯,配飯的話題則是已經成為過去式的J的牡羊男友及其系列糾纏。說起來很有趣,不久前和J在葉子碰面的時候,我們的話題主角也是牡羊男。當時J正為了要不要接受牡羊男的示愛無比猶豫,所以我們邊吃貝果邊喝茶,邊試圖用各種方式為牡羊男進行SWOT分析。那個時候J雖然帶著猶豫又抱怨連連,然而看得出來一切欣欣向榮希望正濃,牡羊男雖然猶處於妾身未明的狀態,我卻已經隱約透著幾分出線的勝算。果不其然,當晚J就傳來春意盎然的訊息報喜,我替他高興之餘也不忘自我提醒,在他分手前可別亂約晚餐以免擾人甜蜜。

結果我還這麼想著,隔週就收到J的來訊,他說戀情已經閃電結束而友誼江湖再現,末尾不忘呼籲我趕快找個時間出來碰面。我當下很有一種浦島歸來的愕然,歡慶會都還沒有辦,卻已經要開悼念會遣悲懷,高低起伏間的落差轉折足以讓人心臟都蹦了出來。雖然我是少數定時又頻繁與J碰面的友人,又一直扮演他情場上的聽眾與建言者,但這些年我從來沒有一次能與J的步調疊合。每一次碰面談天,我都得先花個十分鐘釐清今天的開場人物關係圖與時態變化,以免發生他那廂已經天搖地動的颳起龍捲風,我卻還在這裡燒著八百年前的霹靂火。

和J深交多年,聽多了他以血淚搏成的情場現形記,他的同志感情世界對我來說依然像團謎。我最先認識J的時候,他還是堅持純愛最美的清純少年,主張肉體接觸不能外在真愛而行。然而幾年闖蕩,J並沒有因為這些堅持帶來穩固的關係,反而是常常花了大半年與人交心,一見面卻發現對方想的還是只有交媾和一夜情,何其不堪的窘境。於是J放棄了所有他高舉的旗幟,投奔網路和夜店比誰都來得徹底;他說他是同志圈裡的凱莉,伴侶夜來晝去從不固定,只是好像還是常常寂寞空虛,好像還是沒能捉住愛情和Mr.Big。

後來,牡羊男出現了,老派作風十分貼近不存在的純愛理想。J歡天喜地過了一個星期,卻發現他雖然喜歡甜蜜,但已經放棄不了夜間漂流的迷離,他想繼續追尋那個隱身夜晚的Mr.Big。J用個性不合劃下句點,牡羊男不甘心,退而求其次,問當砲友可不可以?我問J說那你究竟回他可不可以?J不置可否,說還沒決定。看來牡羊男雖然從男友的位置上除名,但在枕邊和花名冊裡,依然還有餘息。

我跟J說我真是弄不懂他的愛情世界,這裡頭到底有沒有什麼邏輯可以依循?有沒有什麼不能輕觸的禁忌?有沒有什麼必須保全的美麗?而我的不能理解究竟是因為隔著性別與性傾向的差異,還是我和J的個性本來南轅北轍無從交集?抑或,這是因為同志的愛情世界自有一套運轉邏輯,駐足的旁觀者無論如何設身處地,倘若不墜入渦流終究就很難明白水波的方向、速度與衝撞,更不可能理解旋轉過程裡暈暈眩眩的恍惚?

J無言,我說,「同志的世界可真難懂啊」。

J笑一笑,回我一句,「同志的世界,深的吶」。

深的吶,所以我大多時候只能看著聽著,看J在情路上跌跌撞撞、哭哭笑笑,聽他從宣布死會無暇聯繫,到一週後高舉愛情無用友誼第一。這些變化的神速曲折從來不在我的預計,所以除了嗯啊著答應赴約,嗯啊著聆聽他對愛情的悼念,我找不出更積極的方式來體現友誼。

同志的世界,果然深的。

*其實這段對話還有後續,當J說「同志的世界,深的吶」時,我用了一句話來做結語……「肛門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