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8, 2005

貓熊政治


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趴趴熊啊

昨天的血濺機場風波還沒落幕,今天轉開電視,主角已經從黑幫老大轉為「可望成為『厚禮』的貓熊」。而且不管我怎麼轉台,每家新聞的內容都少不了貓熊畫面和生態分析,害我一度以為DISCOVERY今天在做全台大聯播。

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那隻龐然大物到底要唸成熊貓或是貓熊。後者雖然比較順口,但牠畢竟是像「貓」的熊而不是像熊的貓,所以就算不習慣也得改口。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親睹貓熊,是十五年前在上野動物園,當時我和我哥興奮得半死,滿心都是天啊竟然要和我們一輩子不會在台灣邂逅的對岸國寶相見。結果好不容易排啊排的排到了貓熊眼前,牠老大身體拉得老長攤在木頭上動也不動,過了許久才稍微打個呵欠,然後用迷茫的眼神回望觀者一眼,沒多久又繼續趴下去睡。不到三分鐘的參訪路線,留下的心得就是貓熊真的好大一陀,其貌之慵懶更讓我數度懷疑它其實是豬公的遠房親戚。

想不到,如今貓熊倒是離我們越來越近,其間之距離大概只剩下胡先生和扁先生各一個點頭而已。

貓熊作為一種政治工具自然有其優越性,起碼牠憨懶可愛可以軟化政治的某些稜角,讓人不容易去論較牠背後牽扯的複雜意義。然而只要牠還是國寶的一天,餽贈與收受的來往之間就仍有政治上的涵義可解,畢竟貓熊政治不是只有貓熊而已,政治這個尾大不掉的包袱只要依然拴在那裡,牠的生活存續就可能成為爭端的肇因。有幾個可能的狀況我們不得不小心,比如說牠要是不幸生活不適應提早仙去,那會不會成為兩岸關係惡化的理由?牠會不會在選舉時成為某人的功績,或者被迫起身為誰誰誰站台舉手?牠會不會成為激進份子遷怒的藉口,搞得貓熊館外天天有人拉白布條靜坐,不時還有情緒激動者試圖和與其論辯反分裂法與台灣獨立?

好吧,你當然可以說我想得太多又太詭異,然而貓熊政治一旦成立,這些問題就不會只是空想而已。從接手的那一刻起,難關將不再限於如何讓牠吃得飽睡得好繁殖得哇哇叫等等問題,而會開始涉及兩岸的關係推進和後續對話,並且牽動著國內的政治態勢演進。

貓熊政治,可絕對不會只有貓熊而已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