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6, 2005

三溫暖之日

050425 036
午茶四姐妹的墮落午後宴:"貓"的覆盆苺起司,巧克力,大理石起司X2

今天的心情和境遇實在很像洗三溫暖,高低起伏沒個穩,時笑時悲時嘆氣的,簡直像把之前沒經歷的種種一次痛快過癮似地。我很想細寫但是時間與身體都不允許,所以匆匆記了便罷。

早上一大早就到研究室執行助理職務,整個早上看了不下數千則報紙標題與導言,看得我頭昏眼花不說,還得從裡頭找出相關者複製貼上分類整理,以供老闆分析之用。忙完了之後,真正明白為什麼會有"脫窗"之說。不過看舊報紙也是一種樂趣,起碼我知道了原來1970年代查爾斯王子曾經是"拔尖"的單身貴族,而且全世界都很好奇他情歸何處,我也知道當年曾有個不叫若望的教宗,其逝世時同樣也是舉世矚目和政治角力的時刻。彼時今日,何其巧合又何其不巧,除了唏噓感嘆,人生還有更好的形容麼?

下午和許久不見的研究所同學們午茶,龍門陣一擺就到了天色昏黃群鴉鳴啼,而我們還是一樣有解決不了的研究困境,有不知所云的研究方法,和無從破解的行政程序。上帝保佑趕畢業的研究生群,阿門。

搭車回家時,二三六遇上了神經病。一開始就覺得他行動怪怪的很詭異,後來下車前兩度聽他突如其來的大喊,不知道念什麼呢。沒人理他,大家都怕惹事,沒人變過表情,我ㄧ臉撲克,其實很想拿電腦砸過去請他節制。還好沒有,如果這麼做了,公車司機要是開車到警局被送下去的就是我了。=_=

回家開信箱,赫然發現申請校方來信指稱缺少大學畢業證書,明明記得申請手冊有標明研究生可以繳交入學證明,碩士證明則等入學後才補交,怎麼又變了?雖然有點焦慮還是找出了獎狀冊,還好之前申請夏日學校時有多準備了一份,和煙斗迅速丟了幾個回合的msn,決定明早確認後立刻求助超貴的DHL一日通行。MSN還沒完,老師來電說不克擔任口試委員。呃啊,打擊甚大,雪上加霜,再次證明提前找口委是正確的,得趕快跟女神商量另聘對象。

諸多事項一個接一個冰雹似的下,到了晚上終於有好消息傳出,多年沒有聯絡上的中學好友珍妮翁打電話來,她要結婚了!雖然很驚訝(我的媽呀,這樣國中時的四人組只剩下我和肥魚依然奇貨可居了...)但也萬分高興,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珍妮小姐在茱莉亞拍的婚紗照了(不虧是醫師聯姻啊...:p)。珍妮翁說她下半年要去馬偕婦產科任職了,姐妹們誰想懷孕的就去捧她場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