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0, 2005

詐騙電話

大概從上禮拜開始,我的手機每天上午都會閃出「未接來電」的訊號;來電者雖然很有恆心一日一通,但總是和我擦肩而過,加以電話號碼始終處於不明狀態,我又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非接不可的電話,便沒有特別認真地追究來源。直到今天下午,「無號碼」的來電換了個時段響起,我才終於「有幸」和這位毅力非常的來電者通上電話。

接起來,「喂喂」兩聲,對方一陣沈默,彷彿含糊地說了幾句話,但我沒有弄懂。正想追問,話筒那端卻突然爆出哭嚎聲來,又是哀鳴又是嗚嗚咽咽地好不悽慘。我楞了一下,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傳說中「凌虐/綁架式」的詐騙電話,之前雖然已經耳聞多時,但親身經歷可還是破天荒頭一遭。於是我陡地興奮了起來,反正電話費不是我出,耗磨一下摸透劇本也不賴,所以我立刻關掉音響並擲開手中漫畫,打算好好洗耳恭聽這場LIVE版的苦肉計。

對方顯然非常入戲,因為通話的三分鐘裡,起碼有一分鐘他都忙著哀哀啼泣製造緊張氣氛。爾後他開始以含混不明的台語發言,但偏偏我台語能力極差,他又堅持要以啜泣聲作為BGM,以致於每句話聽進耳朵裡,簡直都像裹滿眼淚鼻涕似地黏答答的,搞得這場原該俐落的溝通斡旋遲遲無法朝下個場景邁進。

我一邊反問著「哩咧工薩」來確認它的發言內容,一邊在心底暗罵這個傢伙真是不夠機靈,哭了那麼久也不知道換別的歹徒上場開價,搞得我邊聽他慘叫邊想幫他上課,提點這小子重複的恐懼訴求極易導致三板效應,最後除了虛耗電話費之外,還可能把受話者的膽子從畏懼給嚇到大,也讓他一開始的原意全都變成廢話。不過後來轉頭一想,最近經濟不景氣人力縮減,怕是也影響到詐騙集團的人工分配,所以為了節省支出,牠們可能連歹徒的臨時演員費都給省略,才單派出這個哭功ㄧ流但反應像蝸牛的白爛來打電話。

雖說電話費不是我出,陪著唬弄兩句搞不好還可以磨練演技,但對頭實在哭得太吵又太激昂,已經快要超過我容任的噪音範圍,所以我開始火大地想把手機闔上。說時遲那時快,詐騙男似乎感應到我的不耐煩,哭聲稍止並且切換到國語聲帶,用有點嘶啞的中低音喊出:

「『姐』,拜託你救我,我快不行了,求求…」。

「姐?」

精神猛地來了。我深吸一口氣,朝手機獅吼,「姐你媽個頭啦」,用力關上電話,下台一鞠躬。

唔......誰叫我是老么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