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2, 2005

流蘇


台大門口的流蘇

上禮拜日文課討論到四季的花朵,老師很好奇的問大家,台灣有哪些花種是用來代表月份或季節的更迭;當時提到的好像包括了春天的杜鵑、初夏的油桐,還有比較常見的梅花菊花等等。大部分的花名都不難找到日文對應,獨獨油桐花講了半天,老師還是搞不清楚那是什麼,Ayano於是順手指向台大校園裡一棵白花花的高樹,說,「好像是那個」。

我轉頭看了一下,那棵樹栽植在台大門口不遠的地方;綠色的葉子上疊滿白色的花,像霜雪灑了滿枝一樣亮亮燦燦,遠遠望去確實很像油桐盛開的白燦景象。可是不對,油桐花的季節還沒到呢,而且獨獨一棵在這裡好像太突兀了些。AYANO說她也不確定,承諾今晚下課後會到裡頭確認樹名。第二天上課時,她果然帶來了樹的正確名稱,她說,那叫「流蘇」(Chinese Fringe Tree/Chionanthus retusus)。

我聽到時楞了一下,直呼這個名字真是太美又太浪漫了。流蘇是絲紗綢緞下方綴滿的穗狀細絲,流蘇是張愛玲筆下傾城成全的女主角,而這棵花葉呈聚繖狀的樹木明明已經如雪如霜姿容出眾,裡頭竟然還藏了這樣令人嫉妒的名字。AYANO察覺我想像方向的偏誤,慌忙在黑板上寫下流蘇的正確筆法;原來不是「流蘇」,而是「流疏」。後者也很特別,只是意象太冷又太孤單,原本的絕美染上蒼涼氣,像末世荒年的無處可歸,也像城傾之後流離疏遠的各自踽行。我不喜歡,還是流蘇好,起碼蔓開的姿態有未完和續行的味道,也像傾與不傾之間流轉的曖昧,合起春天也相襯一點。

後來上網查了資料發現,「流蘇」這個名字也是通用的;流疏是學名,流蘇則是暱稱,帶著狹暱情緒的後者果然美了一些。我還在想像裡漂浮,日文老師卻突然興奮地冒出一句,「ね、ね、あの花はカリフラワーと似てると思わない?」(妳們不覺得流蘇長得跟花椰菜很像嗎?)

唔,啞口無言,因為千言萬語,此刻都遠不及一顆家常花椰菜來得貼切啊......ORZ。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