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1, 2005

研究生的禁忌

blogpics-food050411 blogpics-food050411
週六買了貨真價實栗子奶油滿檔的廣田蒙布朗來彌補便利蒙布朗造成的味覺傷害

有句俗話說,惹龍惹虎嘸倘惹到恰查某。這句話雖然貼切又傳神,但依然有修正的可能性。我個人就深深覺得,惹龍惹虎惹豬惹狗,甚至惹到超級塞亞人都不要緊,反正前者來場人獸交戰還有勝算可取,而惹到後者不但可以電洽羅斯威爾和美國聯邦調查局,搞不好還因有功於太空研究和本國外交關係,進而獲頒論文減免的大赦令。至於恰查某就更沒什麼好畏懼,一山還有一山高,請個更悍猛的恰祖媽顯靈絕對可以贏。所以所以,前述對象真的都只能算是不足取的小咖而已,惹惹他們不怎麼要緊,但千萬別動那些正要或正在死拼論文的研究生的腦筋。

研究生本來就是這個社會的潛伏危機,他們支薪但不納稅、吃米卻不出半點勞動力,可能個個都有張尖牙利嘴,但出的也不過就是那張嘴而已。研究生多視智慧財產權如糞土,並以盜印書籍為職志,卻口口聲聲強調那是踩著巨人的肩膀前進;只可惜踐踏智慧寫出來的成品完全不利於知識累積,放在國圖十年除了積灰養塵之外簡直值不了半個屁。研究生還常常上身起乩,三不五時會模仿理論家的口吻,痛心疾首呼喊著資本主義如何腐敗意識型態如何奸巧而人們又如何缺乏主體性云云,不過下課鈴聲響起,研究生會馬上挽起手邊的LV包包加入今年的週年慶。

研究生本來就是社會的潛伏危機,他們的行徑言語歇斯底里而且不斷挑戰社會的穩定性,再加上論文的壓力催逼,更使這種紛亂的精神狀態陷入緊繃期。誰也沒有辦法保證,激怒這些心煩氣躁脈象紊亂口臭還兼便秘的準高知識份子,下場會是什麼結局。如果你不想目睹研究生崩潰自盡,或淪為他挾持以脅教育部取消論文制的人質,請務必遵守以下的兩個禁忌:

第一、不要在研究生面前提起任何關於「論文」、「畢業」,以及任何一切同音同意或有聯想可能的關鍵字,更切忌以「論文寫得怎麼樣?」、「什麼時候畢業啊?」來當社交時的開場語。

有三種人最容易違背這個禁忌,第一是研究生的親生爹娘,他們一方面很期待參加碩/博士的畢業典禮,一方面又忍不住擔心不肖子把研究所當大學念,快三十了還頂著學生頭銜領不到一萬的薪水。第二種是同為論文所苦研究生同儕,他們又怕進度落後又愛自己嚇自己,沒事就去打聽誰誰誰的論文進度如何,然後回家陷入無可救藥的焦慮。第三種出現的頻率最高也最難應付,因為他們通常只是研究生的點頭之交,偶爾想要表示善意但苦無話題,所以說來說去永遠都會扯到論文上。偏偏愛問又不是那麼真心,聽不懂又老愛亂給意見,最後不但浪費口舌還糟蹋時間,也讓已經很遲緩的論文進度又在那過程裡更慢了一點。

我當然知道前述發問大多基於善意,可是這種隨口性的問候每個人來一次,研究生一週可能要面臨無數回。論文寫不出來已經夠煩了,還要自嘲自弄一番陪笑臉,這可真正是催折人心。我開始時雖然勉強還會哈哈幾句,到後來哈哈一律變成心裡罵不完的XX,而且老是要忍住衝動,才不會「不小心」把手上的講義或筆記型電腦摔到對方臉上去。所以為了研究生的健康與修養著想,也為了您的幸福與美好的臉龐,請不要再問研究生,「嗨,你論文寫得怎麼樣?」

第二,不要拿任何俗常事物或人情牽絆或感情問題騷擾研究生的安寧。

寫論文一點都不偉大,但它確實需要長時間的思考、沈澱與傾吐。論文是研究生和自己對話的一條徑路,行路時四周幽暗霧嵐四起而視線模糊,研究生的手上也沒有指南針或地圖,因此必須以非常專注的情緒和感官來摸清路的輪廓。這需要絕對安寧的環境與平靜心情支撐,因為任何一點攪擾,都可能讓他誤入歧途或者墜入無底深谷,所以任何外來的衝擊或干擾,當然能免就免、能不要就不要。

正因如此,我特別痛恨有人在我為進度所苦的時候,還要無事生非或把我扯入鬥爭遊戲裡當工具。拜託,我忙起來的時候連自己洗澡時到底有沒有擦肥皂都不記得,哪來的心機與心情陪福爾摩斯辦案解謎,或伺候老佛爺爭寵滅敵?而要是我有這麼敏銳的觀察、細緻的佈局、精準的邏輯和檢驗能力,又何苦在這裡哀嘆論文寫作大不易?所以,如有俗常事物人情牽絆或感情問題,找研究生不如找蘆葦草,後者雖然沒有平反功效,但起碼會幫你把心中的苦悶與牢騷傳給全世界知道。

研究生是社會的潛伏危機,走避不及者請務必謹守分際。惹龍惹虎惹恰查某都不要緊,但未免招惹你不能承擔的結局,請千萬別動研究生的腦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