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3, 2005

黑太郎回春記

IBM X23
換了ram後的黑太郎,"獅獅"生風!(因為沒有虎,只有Pon de Lion)

約莫從一年多前開始,年事已高的黑太郎屢次出現行動遲緩的症狀,於是替它器官移植更換sd ram的念頭就常常在我腦中盤旋。一來這樣處理資料的速度可以快一點,二來也可以幫助黑太郎重建自信,從此不用再忍受別人聽到我的ram只有128mb時,強忍笑意與故作誇張的表情,實在是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雖然如此,我向來不是一個很有行動力的人,想著想著也就這麼擱置了,一直到昨天早上黑太郎的巴金森氏症終於再度發作,卡在MSN和Word視窗裡動彈不得,我才帶著暴怒的情緒送它送往光華商場急診。

老實說,我本來是抱持著能閃就閃、能推託就推託的消極心態求助我哥,但是問題迫在眉梢,忙人哥哥卻得花上一個星期才空得出時間指派快遞收送處置,無法顧及不幸的妹妹有論文壓力催逼。所以雖然百般的不願意,我只能硬著頭皮抱起黑太郎獨闖光華商場,進入那個我長期以來畏懼至甚的科技叢林。

我對光華商場有種強烈的恐懼,不是因為那裡小店紛雜或路面不平,也不是因為價格歧異得耗時費力談判鬥智,而是那塊場域散發的氛圍,基本上就是非常的不female friendly。女性在那裡的角色是微笑的店員或掏腰包的媽媽與女朋友,關於價格的議論也許可以發聲,但是更複雜的技術問題通常得轉接男性,而倘若問得多一些,難保不被投以「不懂就閃一邊去」的嘲謔表情。此一前提原本就已經讓人退避,再加上我對科技產品一竅不通,不但搞不懂泰半電腦相關名詞的意涵,有時連怎麼發音都得耗上長時間的困惑(比方說X23到底該念e-k-s還是念叉,我至今還是沒有把握),這種先天困境加上後天的不努力,叫我怎麼提得起勇氣捉刀衝入科技叢林叫陣廝殺?

不過,該來的就是逃不掉。我祇能預先背熟我哥的教戰口訣和產品市價,並且在心底祈禱千萬不要發生雞同鴨講或被當白癡耍的尷尬,然後把黑太郎塞入原廠背包,頂著淒風苦雨獨自前往光華商場。購買過程不在這裡詳述,總之就是不斷沿路詢價並在心底畫××的路徑,但是兩天兩度奔走光華商場下來,倒是看見了幾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首先,這裡的每家店看似毫不往來,但似乎都非常清楚彼此的底細。我猜其中大概有幾家是同一個勢力集團的分支,所以A店沒有辦法接的生意,他會先要你跳幾家到與之相關的C店去,而不是直接推薦緊鄰相隔的B。此外,不同的商家除了各自為政經營勢力範圍,可能還派有間諜偽裝顧客四處遊走,一方面掌握市場價格波動,另一方面則兼差攔截可能商機。當我心灰意冷走出第五家店之後,一個嚼著檳榔的歐吉桑就趁著和我擦肩而過時,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低聲叫我到轉角的小店探尋,他還不忘強調「不是馬路對面那家,是巷口這邊喔」,然後迅速消失在人群裡。我一方面錯愕、一方面感激,又有另一方面覺得,此處生態詭譎深不可測,只能說光華商場我真是猜不透你啊。

其次,時間在這裡有非常不一樣的意義。英特爾的總裁高登摩爾(Gordon Moore)曾經提出一項非常有名的說法(Moore's law),指稱IC晶片的功能與尺寸是以每十八個月擴張/縮小一倍的速率前進。這個說法如今已經成為評鑑科技產品的銀規鐵律,但是如果拿來比喻光華商場對科技產品的要求尺度,十八個月可能還嫌寬鬆。別傻了,什麼十八個月,六個月前的產品在這裡恐怕都沒有市場可言。

我說這話徹徹底底是揪著心的,因為光華商場走一回,我那句微薄簡單的「sd ram倘賣嘸」的要求不但換得十家店搖頭說NO,還有三分之二不忘補上一句,「sd ram?那過時了喔,我們早就不進貨」,剩下三分之一會重複一次然後困惑的說,「現在哪有電腦還在用」,並且好奇地揣測我背包裡背著多麼陳舊的古蹟,好像黑太郎沒死都算是苟活似地。

簡單來說,時間在這裡衝刺著不回頭。超過半年的產品失去市場,更久一點的要維修都沒有貨,這些困境使得我們不得不更努力的汰舊逐新,也是在這一刻起注定落入科技的邏輯。諷刺的是,從我們逐到的那一刻起,手中的產品就已經是舊,不再算新。時間在科技的速度下,有了截然不同的意義,產品的生命週期也是,人也是。

光華商場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在於那是一個現金現貨的遊戲;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什麼都算數,其他的口頭諾言只要沒有白紙黑字和店章加持,過了一夜就算船過水無痕,一切重新再計。

話說昨天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小店點頭說他們有貨,接洽的店員當著我的面打了電話商議調送,還接受我苦求半天的價格,並且囑咐今天開店時速速去取。我聽了很高興,心想冒著風雨走了這麼久總算有價值,忍不住開始幻想黑太郎回春成功後該是怎麼一個迅速敏捷。今天算準了開店時間報到,想不到小店店員卻是滿臉困惑的說,昨天根本沒人叫貨,sd ram店裡更是百分百的沒有。我和店長講了半天,他說負責的店員不在這裡,要嘛重新來過,要嘛等他上班。至於什麼時候會上班,店長聳聳肩,他也沒把握。

我雖然很火但是沒有正當理由,因為既無訂金又無單據,口頭約束擺明了就是一夜情關係,談的時候雙方各取所需爽樂無比,事後要算帳都不知道往哪裡討才行。怨不得別人,祇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繼續尋找下落不明的sd ram。

叢林探險兩天,最後到底換到沒有?答案是Yes。原來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本來以為空盪盪什麼都沒有的某家綠店,才是叢林裡唯一的庇護點。雖然價格很硬態度也不軟,不過還好讓我殺了一百塊錢,而且總也便宜過IBM維修站開的價格,更重要的是終於可以讓黑太郎成功回春,不再delay(現在可俐落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