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8, 2005

About blog(5)

用BLOG寫日記是一種兩難。BLOG與日記原本就是兩種特質矛盾的媒介,一個張揚、一個隱晦,也許兩者都帶了一些表演的意味,但在自己和在眾人面前呈現,畢竟有別。

從前我養了兩個台,一個隱姓埋名斷絕線索,只為了有處暢所欲言的空間;我拿該處書寫不平的抱怨,那些黑暗的、隱晦的、灰澀的全都埋在裡面。另一個台我對身份坦白,這也意味著所有的誠實必須有邊,因為BLOG終究不是紙、不是光碟,也不是記憶卡,它是具有網絡串聯,會在當刻隨強弱鏈結無邊散逸的書寫;它可以讓力量與傷害俱增,也可以讓一句戲言與一句抱怨,毀去一個人的世界。

文字與書寫本來就是不長眼的劍武,網路更替它們扣上了自動導引的航線,一脫鞘,必然見血。所以書寫者必須不斷遊走在隱私與張揚的邊界,在坦白和遮掩的空隙裡頭拉扯,時時刻刻斟酌著揭露的界線。

這些特質讓BLOG上的日記成為一種表演,線索同時散佈在那些說了與沒說的裡面。所以,如果你在BLOG裡頭看到伊甸園,一定要追問那沒有被陳述的蛇與惡魘;如果你在BLOG裡頭瞥見魔煉火,請不要忘記尋找一閃而過的上帝影蹤。因為用BLOG寫日記既然是一種兩難,那麼不論是說了的或沒說的,都將成為探問的關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