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8, 2005

About blog (4)

blogpics-internet050408
昨天是開站以來第一次造訪人數上達65人,不可思議所以拍下來紀念。

晚上出門去游泳的時候,遇到了H老師。那時候天色已經暗下,路燈的光線非常不明亮,再加上我走路本來就不看周圍,然後當時又忙著嗑巧克力(以免血糖過低浮屍泳池),所以還是幾乎跟老師擦肩而過的時候,才被前方揮的手召回現實世界。

很久沒看到老師了,突然被叫下來有點驚訝,瞬間的反應是「死定了,我論文沒寫完到外頭鬼混竟然被老師抓包」,硬是心虛了一下。不過我更驚訝的是老師下一句話竟然問了,「聽說你要去日本留學喔」。雖然這不是什麼秘密,不過從開始準備申請手續以來我還沒碰過老師,又很少去研究室,跟我比較熟的幾個同學也早過了修課期,實在想不通老師是用那個訊息管道得知的。所以稍微推論了一下,大概得出幾個可能:

(1)老師有看blog:這麼一說好像我當初為了衝刺人數時,曾經到處轉寄網址,甚至有幾次為了執行助理義務與外界老師聯繫,還不加思索就按了傳送,事後才發現忘記刪除簽名檔,因此緊張了半天。不過反正我沒有在這裡說什麼禁忌話題,八卦的也都是自己的內容,應該沒造什麼株連九族的口業吧。

(2)修老師課的人有看blog:嗯,我確定有一個學姐和學妹有看這裡。學姐有看是正常的,因為大家都是一個CAMP的嘛。至於學妹之所以露餡兒,實在是因為太快把我po上的東西轉錄出去了;東西不熱門,一猜就知道源頭,何況我閒來無事還會對對IP呢,哈哈哈。不過,他們有沒有修課我就不得而知了。

(3)其他:諸如教授間的通訊網、研究生間的口語八卦、或者有人看了忍不住跑去對蘆葦草訴苦,結果訊息就隨著風給四處傳布…末者當然是純幻想,不用太認真以待。

好吧,關於以上推論,我承認我只是純粹無聊又覺得有趣而已,再加上最近有越來越多無法辨識的IP,包括什麼台北社區大學、comcast.net、中華銀行云云,又不約而同把這裡加入我的最愛,讓我忍不住更為好奇,到底有誰在看這裡(沙加緬度的V.C.,由此可見你真是一個誠實坦白的讀者呢,我問兩次你就跳出來說“右”了:P)。

說到這裡更不能不提一下最近的新發現,我上學期在神經焦慮中寫下的麥克魯漢報告與抱怨大綱,最近還被彼岸某傳播與文化考題搜略網站轉載去當內容。我看到的時候忍不住就笑了出來,想來我也算對推廣華文世界裡的麥克魯漢學說小小有功,不過又不免有點擔心,會不會從前我在網路上找到的那些學術資料,搞了半天也是另一個研究生神經衰弱的囈語?

正在進行相關研究的S同學看到這裡,大概又要嫌棄我寫BLOG時神經質到不可思議,不過我倒是非常沈浸於這種推敲分析拼湊挖掘的過程,也實在很喜歡把我的自言自語放進blog裡。不也就是這種書寫與觀看的焦慮和強迫性,還有這裡頭遠近距離模糊的新興關係,才成就了網路的魔魅之氣?不也是因為這個關係「如笑那樣遠,似吻那樣近」,所以我們才如此地不能抗拒。

*最後一句話是盜用H老師的概念與成X姝的新書名,非吾之創見,只是我的濫用與曲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