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3, 2005

日文不可思議 (1)

日文的漢字通常會有「音讀」和「訓讀」兩種念法:從中國古音轉變而來的叫做音讀,發音和某些中文字的原音非常近似,比如說「海」的音讀就是唸成「かい」(kai)。而訓讀雖然也沿用漢字的字型,但發音是照著日本以前流傳下來的古音走,所以平平是寫成「海」,用訓讀念起來就變成「うみ」(U-mi)。

也正因為大部分的漢字都兼跨了兩種發音方式,所以除非是本來已經非常熟知的名詞,否則第一次遇上時難免會有不知如何發音的困窘。我曾經很努力想在裡頭找出發音的邏輯,後來發現這個想法幾乎不可行,因為就連相隔不遠的兩處地名「淡路町」和「大手町」,都可以在「町」這個字的發音上各玩把戲。雖說如此,我還是注意到大部分的日本姓氏基本上會循「訓讀」發音,比如說「黑川」會唸成Kurogawa,「待山」則是Machiyama。然而裡頭還是不免會有打破規範的例外者出現,否則,如今煙斗也不會被叫做「煙斗」,而得改稱「頭喔夫幾」(Too-Fuji)。

老實說,我除了寫BLOG之外很少直呼煙斗名諱,所以也沒細想過「遠藤」為什麼要念作Endo,直到有一次搭電車的途中,不知怎麼福至心靈開了竅,轉頭用充滿求知慾的眼神誠懇地朝煙斗發問,「欸欸,為什麼『遠藤』要唸成『煙斗』而不是『頭喔夫幾』啊?」說時遲那時快,煙斗本來朦朧的眼神霎時醒了過來,他先是用非常惶惑的聲音說了好幾次「ㄟ?」,然後眉頭緊蹙表情憂傷,目光則開始投射到非常遙遠的地方,彷彿這個問題觸碰了什麼神秘的歷史一樣。我當下正襟危坐了起來打算洗耳恭聽,煙斗也在苦思一陣後終於開了口: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藤原也唸成Fujiwara,為什麼只有遠藤要唸成煙斗呢?」
「對啊,到底是為什麼?」
「嗯,到底是為什麼呢…」
「是啊,為什麼啊?」
「嗯,為什麼呢…」

結果多虧了日文裡巡迴無盡的附和特性,這個問句後來就在我們一來一返的往復拋擲裡轉為慨歎句,而且最後還是誰都沒有搞清,煙斗到底為什麼不叫作「頭喔夫幾」?後來想想,好險煙斗沒有反過來問我本人姓氏是什麼涵義,不然我可能會望形生義隨便胡謅,然後丟出一個充滿色情意味的解析:

「就是床上一條活龍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