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31, 2005

醜聞

據說某週刊出刊前夕,通常會先告知該期主角他們登上封面的消息。我第一次聽聞這種作法時覺得很有趣,因為一來告知的目的並不在於知會同意的倫理,二來報導內容已經印刷好了也不可能喊停,這種通知的意義不免惹人好奇。到底是為了試探當事人的反應,以為追加補充的內幕?還是好心的預留準備期,讓對方有排練因應的餘裕?又或者,只是為了逼出更多內幕的以退為進?

我沒有答案,但這兩期出刊的內容實在是手高明的狠招,先以曖昧照片掀起討論逼當事人出面,然後探勘他們面對醜聞的底限。兩個主角正好中了週刊下懷,一方面言之鑿鑿為不存在的清白辯白,另一方面還不忘揚言控告以鞏固正當性,頗有撥亂反正以正視聽的味道。週刊更高招,證據在手,一話不應繼續出刊;反正前者的謊言說得有多大,最後逼出的真相就有多難看,而且追蹤不用親自下手,可乾淨俐落的。

這時的周刊已經不只於醜聞的揭露,它似乎更像名人行止的測量器,不但要考驗你如何重讀自己的行徑,還在觀察你面對自鑄大錯時的可能反應。有人批評週刊沒有道德揭人醜事,有人指責當事人行為不檢活該丟臉,我對這沒有意見,但是忍不住打從心底覺得,週刊的作法真是高竿狠勁又不髒手,有心鬥爭者請好好看齊。另外,醜聞不管鬧得再怎麼風風雨雨,其實最後就只是證明,夜路走多不見得會遇到鬼,但是狗仔一定藏在你身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