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8, 2005

遊行的外邊

昨天下午出門上課的時候,人潮已經開始集結,我在馬路這側等著信號燈,旁邊有一對大學生模樣的男女看著人群竊竊私語。女孩子好奇人群集結的目的,直問著「他們為什麼要遊行」。我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已經有點傻眼,心想著原來不管媒介如何無孔不入地散佈,這國家始終還是有訊息無法攻破的死角,儘管他們看起來實在不像已經進入死角無可救藥的年紀。

男孩的回答更妙,他說,「因為他們要反分裂」,先頭頭是道對中台關係評述一番,末了又再次強調「因為台灣要反分裂嘛」。我邊聽邊替他捏把冷汗,忍不住慶幸這裡不是遊行隊伍,否則真不知道他會不會因為用詞錯誤,被人懷疑成共諜遭到慘扁。

少一個反、多一個反,國際情勢、政治意義十萬八千里,立場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可不只是字詞數量或動名詞上的差異而已啊。我正擔心的時候,女孩倒歡快出了聲,她說,「那我們也去加入,走」,拉著男孩的手臂,很快消失在人群中間。

我有點好奇,他們最後到底是為了「反」,還是為了「反『反』」而吶喊?

也說不定,追問詞語的精確與意義反而無用,也許那些游離的語言、錯亂的意涵與掏空的符號,才真正反映了庶民對政治的嘲弄、戲耍與笑謔,反映了我們對那些政治霸道的無言以對。政治霸道永遠是少數人的偏鋒意念決策,買帳的卻多是權力絕緣的大部分人;政治霸道通常也不只是單邊,而是你來我往,你一刀我一箭,但讓他們流血。

不過也更可能,這都只是我個人的一廂情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