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0, 2005

唐欣畫唐詩

今天下午論文寫到一半,突然懷念起小學常看的幾本繪文書,只可惜書的名字我一下子想不起來,唯一記得的是作者是個叫"唐欣"的小女孩,當年極有繪畫天份,寫得也還不錯,作品一冊冊的出了起碼四五本。小學的前半階段我都很迷她,從我哥手中接收的那些書籍,雖然快翻爛了還是愛不釋手,只可惜看了她那麼多精美又色彩斑斕的圖畫,對我發育不良的美術細胞仍然一點幫助都沒有,至今還是只畫得出貢丸頭插竹槓,可見畫畫這檔事真的不能強求,天份要是沒有就是沒有,任何訓練都沒有用。

話說遠了,其實我只是想要懷念一下童年時光。尤其唐欣的書真的很不錯,她的畫不但可愛也有點天馬行空的色彩,但又不會做作得像閃著星星眼睛的少女漫畫。我尤其喜歡她把馬車畫成外型精緻的瓜型車,裡頭又一應俱全媲美外國常見那種浴室廚房床全體具備的旅行車櫃的想像。另外她為唐詩畫的插畫雖然簡單卻很別緻,很可以用來誘使兒童背誦。"天階夜色涼如水"那首,我好像就是衝著她的書背下的。

有一段時間,我最大的心願就是獲得一套全新的唐欣作品,只可惜我媽始終認為一個家裏不需要兩套一模一樣的書籍,所以我看的那些始終都刻有我哥歪七扭八的書寫,而且頁面泛黃書角也有些折過的痕跡。但是最嘔的還不是這些,而是後來老媽朋友的小孩過生日,我媽大手筆買了一套全新版本贈人,還得意洋洋覺得自己推薦好書加持他人智慧功德無量。想不到半年後再赴對方家裡,赫然發現那套書籍依然閃亮如新,後來才恍然大悟人家對書一點興趣也沒有,不但沒翻過還嫌整套佔位礙眼,而且最後我還成了第一個翻閱那套書的人。那時候還不流行三條線這個說法,但是我媽的表情應該很黑,所以我也沒種自作主張把那套書打包帶走,只好繼續對著它流口水。

後來我還是繼續守著那幾本皺巴巴的唐欣作品,直到其他書籍出現分散了注意力,最後它們就和所有過了年齡的書籍一樣,全都進了三樓的大書櫃裡。

我很久沒有想起唐欣,今天不知怎麼的有點懷念,但偏偏就是想不起半本書名,只好訴諸google不太靈巧的搜尋系統,用"唐欣"這個名字換得兩三千筆龐雜繁瑣的資訊。只可惜,除了"唐欣畫唐詩"這個書名確定是她的作品,我找不到更多的書名,至於其他什麼言情小說作者或是艷情故事的主角,應該都跟她無關才是。

找不到的唐欣,一去不回頭的童年,這情景可還真是相互呼應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