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7, 2005

日文課

今天去上了這期日文的最後一堂課,長達四本的指定教材終於邁向句點,這不只意味著接下來要邁入新的里程碑,也代表未來的日文課將有越來越多無法掌控的變動出現。根據我斷斷續續學習多年,又看盡班級聚散世代更迭的經驗,學習語言(或至少是日文)實在是一種高度仰賴天時地利人和,還跟運氣有點關係的活動。

先講語言學習本身,每年學習日文的人太多了,有人為了工作有人為了課業有人為了將來大計,但也有很多人純粹只是為了聽懂電視裡傑尼斯偶像開的無聊玩笑而已。不過動機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必須強韌到足以支撐你捱過一個一個難題。

沒有語言是不下苦心就能天生流利,就算是母語也跟你的童年教育很有關係,而成年以後學習外國語言亦復如是,總得掙扎過幾個陣痛期才可能明白異國語言如同經歷天啟。

學日文過了最初的蜜月期之後,折騰人的瓶頸就會一個一個逐漸浮現。首先當然是五十音的關卡,這個階段沒有訣竅,純粹就是看你有沒有心強識死背,接下來還要征服五段動詞變化,以及各種惱煞人的敬語、助詞、書寫和口語文法的差異,然後基礎文法告罄,接下來就得不斷重複聽說讀講直到通過檢定。通過檢定事實上也沒什麼了不起,因為檢定擺明了就是衡量「外國人」語言能力的東西,也就是說即使你拿到一級,也不代表從此在日本就能活得非常安心。

這些問題都還只是其次而已,畢竟只要勤勞努力天資又不會太過拙劣,撐個幾年還是有機會征服前述困境。然而真正令人心煩的倒不是這些難題,而是諸多散佈於外又非操控於己的外在條件,那才是真正考驗耐性又反映個人時運的處境,也就是為什麼我說它必須仰賴天時地利人和的原因。

首先學習的火苗要點然,你當然得遇上一個發音標準上課有趣,而且不會太老太混太胡扯或終年沈浸於留學回憶的老師,然後你還得祈禱自己夠幸運加入一個所有人都很齊心的班級,否則就得面對開了兩次課全體陣亡的窘境。更重要的是你還得選個有良心的補習班,在貪財抽利之餘對作育英才依然保有熱情,否則要是錙銖必較起開班底限,辛苦湊足人數的班級還是難逃腰斬命運。

太多的難題太多的困境,太多的不可預測與變動性,在在使得日文學習經驗像是一場無從捉摸的賭局,而若不是天時地利人和八字又對了準,很可能從此熄掉了好不容易燃起的學習熱情。

我一邊盤算著畢業以前還能報的期數,一邊開始憂慮逐漸散去的成員數量;天不可測時不可遇人不可控,現在只能祈禱八字對了,足以讓我安然上課到八月末。
Post a Comment